萎靡不有初

Sunday-two days enough

文力几乎下降为0……换了视角,觉得瞬间开阔了


之前章节   Friday-two  fools

                   Saturday-two hearts


今天是周日。

soraru的休息日。

soraru每周休息三天,周二,周四和周日。

周一的时候,他遇到了一名名叫mafumafu的病人。

他怯生生的走进soraru的办公室,像一只被带到新环境的猫。

soraru有些错愕,抑或震惊。

这种感觉很微妙,如果用他成为恋爱咨询专家的学长的话来形容就是,遇见了命运。

soraru的学长是个很奇妙的人,经常在别人面前说糟糕的话,并且热衷于收集和使用Tenga。所以尽管学长成绩优异,soraru总觉得他其实非常需要心理上的治疗。

但,那一刻,soraru却不得不承认,学长在某些方面的确很有研究。

学长曾经在一篇论文里说,这个世界上有两万个人会跟你一见钟情,可惜你一生都未必能遇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所以,一见钟情不是心理因素,它是概率,也是命运。


而现在,海外归来的学长对soraru的择偶观进行了一番评述。

论证的重点在于很久以前,soraru的一条推特:有没有又会做家务性格又好的美少女,后来一想和三个人结婚不就好了嘛 很简单啊。

学长说,既然soraru桑你很清楚在现代社会要找一个能够达到你心目中期望值的对象几乎不可能,但你还是不能忘记这个想象中的形象甚至期待着有一天能和她见面,说明你对恋爱抱有非常不现实的期待。从这点来看,你对恋爱的看法很不成熟嘛,顶多高中生水平。

高中生?!

soraru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心里默念上学的时候导师说的话,千万不要和有些病人较真,不然你也会变成神经病,而在神经病领域他们经验丰富,你必输无疑。

所以说啊,soraru桑不要总和高中生一样每天大喊着我好寂寞好空虚我要和妹子恋爱结婚,但在家里幻想着遇见了世界上最完美的女性展开一段完美的恋情。你应该更现实一些。嘛,为了让你成为成熟的男人,学长把自己珍藏的Tenga送给你。快收下吧,不要客气。

soraru瞬间很后悔来和学长见面。


和学长告别后,soraru站在路口等红灯。

叮。

手里的手机轻微的震动了一下。

soraru收到了来自mafu的短信。

医生,我喜欢你,能和我交往吗?

简直……就像高中生的表白。

但soraru知道,那个性格腼腆甚至有些自闭的孩子,要发出这条短信需要很久很久。

还好,昨天没有忍住,告诉了mafu自己的号码和邮箱就藏在自己送他的交通卡卡套里。

能出来吗?我想当面对你说。soraru回复。

过了一会,soraru收到了mafu的回信,soraru能想到他拿着手机满脸通红的等着自己的回复的样子。看到回后微复张着嘴,手忙脚乱的打错字,又手忙脚乱的一个个删除,好不容易发出了消息,又一头倒在沙发上,抱着teru的抱枕打滚。

被自己想象中的mafu萌到,soraru心满意足的打开回信。

里面只有一个字:好。


约定的地点是mafu家附近的公园。

soraru跑到那里的时候,mafu正站在路灯下,手里握着手机,在长久的环顾后,偶尔看一眼,似乎在看时间。

放慢脚步,调整呼吸,看着渐渐缩短的距离,soraru能清晰的感受到多巴胺随着剧烈的心跳漫遍全身。

mafu桑。soraru轻唤。

医生…那个人转过身,但逆着光,看不清表情。

长久的静默,像是一部电影的长镜头。

那个……能再说一遍吗?那句话。soraru错开眼,嗓子里发出的声音很干涩,像被砂纸打磨过。

mafu攥着了手机的手轻微颤抖着。

良久,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mafu发出了声音,像是稍弱一分对方就不能听到一样,大声的,用力的抬起头说,我一直,一直喜欢着医生,从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喜欢了,所以医生能和我交往吗?

soraru捂着胸口,那里像是跑了3000m一样疯狂的跳动,那个被人类称之为心的地方,中了名为mafu的病毒,此后再难拔除,无药可医。

我也是,喜欢mafu,一见钟情。

医生……mafu的声音显而易见的透着欣喜。

虽然看不见表情,但soraru想,那张脸应该已经羞红了吧?就像之前那样的害羞,如同做错事的孩子。

咳咳咳,咳……mafu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mafu!!!soraru慌了神。

我没事……医生,好像刚刚太兴奋,被口水呛到了。

给我小心一点啊,真是的。soraru轻拍着mafu的背,嘴角却勾了起来。


啊啊啊,果真像学长说的那样,跟高中生一样了。但是,这种一见倾心的勇气,也只有高中生才有吧?

END


可能之后还会有番外之类的东西,尽请期待


ONE DAY

只是爱你的每一天中的某日





闹钟的声音打破了室内的宁静。
一只手从被子中伸了出来,按掉了闹钟。
几秒后,一个人从被子中起身,在站起来的过程中,身体摇晃了几下,几乎向前摔去。
幸而被另一个人从身后抱住。
早上好,soraru。那人说。然后在soraru耳边轻吻了几下。没事吧?
没有。soraru挣开身后的人,向浴室走去。

soraru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身体里还有的余热,昨日情事的激烈,有些超出他的想象。
和s!n交往已经半年,两个人自然而然的住在了一起。
呐,soraru,我们真的有在交往吗?总觉得和做朋友的时候差不多啊。
s!n总是这样抱怨。
soraru总是回答:我不和朋友上床。
然后s!n就会像想什么证明一样,激烈的亲吻、侵入soraru。

像往常一样,soraru准备出门的时候,s!n刚刚起床。
我出门了。
嗯,路上小心,要记得我爱你哟。
回应s!n的是soraru的关门声。
因为距离的关系,住在s!n家里之后,soraru都要比交往前早起半个小时才能按时上班,但即使这样,soraru也喜欢住在s!n家。难以解释的,对那个本不属于自己的地方情有独钟,也许是对恋人的依赖,也许是因为玄关处让人不想离去的告别。

今天soraru也没有说喜欢我。
soraru在地铁上收到这样一条消息。
又是这样。
soraru每天都会收到同样内容的邮件,语气哀怨。
有些话,其实不说他也应该知道的吧。
这样想着,soraru合上手机,和s!n的耳坠相同造型的手机链随着soraru的动作和往常一样,soraru没有回s!n消息。

今天也是,我来接你了。
午休的时候,soraru盯着这条几乎每天都会收到的短信看了很久,总是想要回复些什么,却没有合适的话。今天,也还是不要回复了。

soraru打开车门,s!n正在用车载电视看着什么。
屏幕上,一个金发帅哥对着一个女人深情款款地说ti amo,ti vogliobene
然后在他们的拥吻中,故事结束。
吶呐,soraru,那个男的说了什么这么有用?s!n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不知道。soraru系上安全带,快开车吧。
诶,是吗?可这是soraru之前工作要用的DVD吧?
已经很久了,所以不记得了。soraru搪塞。
那是一个意式餐厅的宣传片,很有文艺色彩的剧情短片,soraru曾经为之加班很多个日夜,里面的每一句台词,他都记得很清楚。但最终播出的部分只有包含餐厅的名称的一小部分而已。
这样啊。s!n低下头发动车子。
一路无言。
soraru有些心虚,他觉得s!n看出了自己的敷衍。
车内的空气似乎凝固了。
其实……ti amo,ti vogliobene是我……不,是抱歉的意思。
嗯,那么,ti amo,ti vogliobene,s!n说,我刚刚动了soraru私人的东西,还以为你生气了呢。
并没有,soraru笑着回答。ti amo,ti vogliobene,刚刚吓到你了。

已经到达那里了,一直,想要说的那句话。
soraru不是不知道,那拗口语言的真正含义。
ti amo,ti vogliobene
我爱你
END


没有放肉的位置,不开心





soraru:刑警
S!N:法医
ooc
医学白痴
吾辈已尽力







就是这里了。soraru跟着前辈suzumu拐进一条幽暗的走道。左手边是墙,从右手边的玻璃里可以看到解剖室里只有一些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在收拾东西。
soraru有些恍惚,之前看到的画面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老式的木材厂,昏暗的切割车间,消散不去的血腥味,阳光从高处的透气窗漏进来,照在一个支离破碎的人形上,溅在墙上的血痕如同一个哀怨的幽灵充斥着整个空间。
还有那张,惊恐的脸和他被木材切割机巨大齿轮分成两半的身体。
整个现场如同地狱。

啊,S!N桑!suzumu向从前方某扇门里走出来的白大褂打了声招呼。
今天是S!N桑值班吗?比起脸色苍白的soraru,前辈明显更加有活力。
不是,我昨天的夜班。口罩下的人发出了有些模糊的声音。
对了,soraru,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S!N桑,是和我们配合过很多次的法医。
soraru并没有动,好像没有听到。
soraru你可要小心这个家伙,他可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啊。前辈看soraru没有听自己的介绍,而是直愣愣的盯着S!N的脸,拍些soraru的肩语重心长的提醒。
soraru脑海中满是今早看到的血腥的现场,在suzumu的一拍之下才稍稍回神。您好,我是刑侦一课的soraru。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soraru向对方深鞠躬。
我也是,请多关照。希望以后我们合作愉快。对方回礼,soraru注意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很特别,有些蛊惑人心的意味。
只要S!N桑你不欺负他就好了,soraru是个很有潜力的后辈哟。前辈suzumu和那个法医的关系似乎不错。
怎么可能欺负他呢?他那么可爱。一只白得很贵气的手出现在soraru的视野里,即将碰到他的脸。
到现在都没有走,是因为看到尸体兴奋了吗?这样的话你还参与了解剖吧?suzumu拍掉了S!N的手。
我并没有兴奋,我参加解剖是因为你们送来的东西太恶心,吓到我的同事了。法医潇洒的摘下口罩,脸上有明显愉悦的神情。
soraru盯着S!N的脸,忽然觉得从地狱返回了人间。明明光线昏暗,那张脸却仍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那上面的生机与活力,渐渐驱散soraru眼前的那张苍白的死者的脸。右耳上的蜘蛛耳坠,随着对方的动作在长及脖子的发边摇曳,比起阴冷的解剖室旁在夜店遇到这个家伙更正常吧?
啊啊,他们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啊。suzumu一脸赞叹。那么,这次的尸检报告我该找谁要呢?
找部长吧。他现在大概已经回实验室分析组织切片去了。
嗯,那我去咯。suzumu快步向走廊深处走去。
那么我也……soraru想要跟上suzumu的脚步,却被拉住了手。
不用了,soraru好好休息,明天继续就好,你的脸色白的吓人呢。走廊里回响着suzumu的声音。
有人推着小车从他们身边经过,请让一让。
soraru在那个人经过的时候打了个寒颤,车上的袋子拉链没有拉上的部分,赫然露出了死者表情狰狞的半张脸。他大张着下颌,死去的肌肉冻结在惊恐的位置,非常僵硬。
S!N从后面抱住soraru,别怕,一具尸体而已。
我当然知道。soraru挣脱了那个温暖的怀抱。
你脸色苍白的跟那家伙也差不多了。S!N牵起了soraru的两根手指,向外走去。我饿了,一起去吃午饭吧。
就算不看S!N的表情也知道他的是笑着的,向平时牵手出门一样。

解剖的结果怎么样?在等饭上来的过程中,soraru问。
soraru,你也太冷酷了吧。装作不认识我也就算了,休息时间也不能放下你的案子吗?我可不想和一具尸体争宠。S!N嘟着嘴做出一副小女生生气的样子。
不能,这是我的工作!我下午还要去现场。
soraru说出口就后悔了。明明知道他只是想让自己开心,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不能抑制,然后这句话就这样脱口而出。
哦。那人应了一声,视线凝固在空荡的桌面上。
时间好像凝固了。
骨断面边缘锐利,隐约可以看到推进的痕迹,应该有非常强大而锋利的轮锯从他身上推过去。
良久,S!N才开口。soraru知道,S!N说的是解剖的结果。
根据现场来看,就是那个锯木头的齿轮把他沿脊柱切开的。
他头部被凶手摔伤,然后身体被切开了。不过头上的伤很轻微,只达皮下,连骨膜血肿也没有。换句话说,他被锯开时应该是完全清醒的。
清醒的?soraru有些震惊。
嗯,清醒的。
soraru不禁想象那个画面。
阴暗的车间里,死者咽下最后一口气以前,恰好低着头,看见还在颤动的心脏被切开。他大张着的嘴里,狂叫的最后一声。可是气管也被切断,没有人能听到他发出的声音……
唔…胃里反上一股酸味。
soraru跑进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起来。可是胃里的东西,在早上就吐完了。
S!N跟在他的身后,在他的身边蹲下。
我一直很佩服soraru呢,明明很害怕死人啊,尸体之类,但是为了当刑警还是在勉强自己面对这些东西,真的很了不起。我羡慕这样的soraru,喜欢这样的soraru,所以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结果,哪怕知道soraru的反应也会说。但是啊,作为soraru的恋人,这样的soraru也令我心疼。再多依靠我一些啊,笨蛋,哪怕只是害怕得叫我的名字也好。
嗯,S!N……
迎接soraru的,是那个熟悉又温暖的拥抱。
END

撸文之前以为mafu小天使今天没在推特上说话是因为他要把第一条推给软软,但果然是我太天真……唉……
勉强算贺文吧



mafu刚搬完家。
很多东西都在箱子里来不及收拾。
电脑上写了一半的歌今天就没有动过,推特也没有更新。
mafu身体很不舒服,可惜soraru并不在身边,不能照顾他。
mafu戴着生日收到的耳机,看着窗外飞驰的景物,却觉得也许什么都可以忍耐。
奇妙的感觉。也许是所谓恋人的心情。

终于到达既定的终点,有个人站在黑暗之中,异常的醒目。
他给冒失的mafu系好围巾,在mafu说出今天已经听了很多次的话的时候,露出了mafu最喜欢的笑容。
生日快乐!soraru

I pass by all difficulties and hazards,because I want to see your face with a 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