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靡不有初

ショパンと氷の白键(2)

-lofter总让我的格式变得很奇怪,我风骚的空行完全消失了

-一个关于肖邦与冰之白键的脑洞

-手机党的惨剧,开不了传送门
上一章节     ショパンと氷の白键(1)

烤薄饼和摩卡咖啡可以吗?开放式厨房传来mafu的声音。

好的,请随意。soraru回答。

十分钟前,soraru帮mafu把在便利店购买的物品拎回了公寓。

mafu为了感谢soraru就请soraru到家里做客。

这样的展开就像8点档的电视剧一样。soraru想。

soraru和mafu聊了很多,比如mafu用自己名字玩了 “ただいまふまふ”的文字游戏,比如一起讨论便利店的关东煮,比如吐槽和mafu那张写着我是高中生的脸不相称的年龄,比如谈论入住一个月周围邻居却不知道的宅男mafu的日常,还有soraru最在意的,mafu那首只弹了开头的肖邦乐曲。

我只告诉soraru你一个人哟。mafu抱着抱枕倒在沙发上,似乎很开心,不止是脸,连脖颈都有些泛红。

soraru点头,示意mafu继续说。

我啊,其实根本记不得谱子呢。mafu坐了起来,一脸神秘的说。

既然参加比赛就认真点啊,你的必奏曲目不是弹得挺好的嘛?soraru感到深深的无力。让自己困扰的,竟然是这种原因?

我很认真了呢。但是,好像在背必奏曲目的时候就把记忆力用光了。

你是老头子吗?记忆力这么差。soraru几乎可以肯定这是mafu的借口。

你听我说嘛,在高中的时候我出了一场车祸,那之后记忆力就一直不是太好,经常忘记东西,之前的事也……啊啊啊,我干嘛跟soraru你说这个,好奇怪。mafu用手挠头,露出了苦恼的神色,他说,我们才认识几个小时而已啊。

………

抱歉,让你想到了不开心的事。soraru不知道应该怎么接mafu的话,良久之后才憋出一句道歉。

没事,是我自己想说的嘛。mafu一扫脸上的苦恼,又开始嬉笑,soraru你真的好神奇,我明明很怕生的说,但是却觉得认识你好久了。觉得什么都可以对你说。

是吗?soraru觉得似乎有什么在脑中一闪而过。那么,mafu君可以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哦。

为什么要选肖邦的练习曲参加比赛呢?

嗯……mafu歪着头,眯起了眼。因为想让谁也听听看吧。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是应该是有个挺重要的人喜欢这首曲子。不过很可惜,我身边的人里没有喜欢这首曲子的人。mafu的声音里有了明显的迷惑。

soraru关上门,身体靠在门上慢慢地滑下来。

他没有开灯,因为心里的那根刺把所有的力气都抽走了。

他很想告诉mafu,其实记忆力不好的不是他,是一个叫soraru的笨蛋。

空旷的白色房间,里面放置的黑色钢琴,独居其中的中二病少年,还有因为没有暖气而冰冷的气温……

明明不该忘记的啊,那些两个人一起交织的时光。

在soraru高中的时候经常去朋友家玩。

有一次从朋友家回家的时候,在自动贩卖机旁唤醒了晕倒的mafu。

之后也是这样,被mafu邀请到家里做客。

「烤薄饼和雪水冲的摩卡咖啡可以吗?」那时还是国中生的mafu家里似乎也是用这两样东西招待自己。

后来也是这样愉快的聊天,soraru甚至去mafu家的次数超过了去朋友家。

「琴键如冰一样发出冰冷的音色」mafu这样解释不喜欢钢琴的原因。

「我们彼此时间有偏差,嗯,我懂的啊」每次分开的时候mafu都这么说,明明脸上的失望那么明显。

「来弹奏你最喜欢的肖邦的乐曲吧」每次见面mafu都这么说,但其实一次也没弹过。

「四周被雪之地毯覆盖」mafu赞美雪景似乎永远都只有这一句话。

「我们明天还能这样开着玩笑一起欢笑吗」自己最后一次去mafu家的时候,在mafu家门口,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的主人问了这样的话。

soraru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回答是一一当然。

可是他失信了。

真是讽刺啊,soraru想,失去记忆的mafu都没有忘记,而自己却忘得一干二净。

叮一一

叮一一

soraru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屋子的寂静,唤醒了沉浸在回忆与自责中的soraru。

是杂志社的主编来催稿的。

soraru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写完稿件的,他只记得在一遍又一遍的肖邦乐曲中,自己想象着那个失去记忆的孩子是怎样练习着这首曲子的。

晨光微现,这个城市又迎来新的一天。

一夜没睡的soraru敲开隔壁低血压的邻居家的门,无视对方一脸没睡醒的表情,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我这里有一个关于肖邦的c小调《第12练习曲》的故事,你要听吗?

ショパンと氷の白键(1)

-勉强算肖邦与冰之白键的头脑风暴,写的要比想象中长,所以切成了两段(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卡文了)。
-为了更有音乐感,加了很多的拟声词,可能很幼稚,但请别吐槽它们



当一一

当一一

弹琴的少年在用手指重重敲下开头的两个音符后,并没有继续奏响接下来的乐章。

观众席出现些小声的议论。

良久,他终于有了动作,全场又恢复的安静。

可是那个少年却慢慢站起,向评委席走去,深鞠一躬,然后信步走下台。

观众席一片哗然。

坐在记者席的soraru赶忙翻开参赛者名单,第74号选手,mafumafu,自选的演奏曲目是肖邦的c小调《第12练习曲》。

soraru是一家颇有名气的音乐杂志的记者,下期的主题是这次的大阪国际钢琴大奖赛,他是杂志社派到现场进行采访和报道的人员之一。

虽然只有两个音,但soraru分明从中听到了悲恸。那个少年应该是有些能耐的,那他为什么突然停止演奏离开呢?

soraru怀着好奇起身走向后台。

令soraru失望的是当天并没有在后台找到那个神秘的74号,而之后,没有弹完自选曲目的那个少年自然没有进入第二轮。那个少年,就像一枚石子,在激起一朵水花后沉入水中。

但眼下,还有更让soraru失望的一一截稿日,8个小时后。

他反复的听着一段段采访的录音,却不知道该写什么。

现在播放的,是比赛结束后soraru对一位头发花白的评委的采访。

当问到哪位选手最让他看好的时候,老人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

老人看好的不是备受瞩目的前三名,而是那个只弹了两个音的少年。

他的必选曲目完成度非常高,感情也很到位,功底十分扎实。自选曲目虽然未完成,但是开头非常有肖邦的感觉,那种矛盾的悲怆和柔弱,令人震撼。可以想象,如果他完成全曲的话他的名次不会低。老人说。

咔嚓。

这段采访结束,自动播放下一段。

那是对这次大赛冠军的采访。

冠军的回答中规中矩,如同背了网上的模板。

嗒嗒,嗒嗒,嗒嗒。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采访录音始终有杂音。仔细听的话还有节奏感,就像在演奏什么一样。

soraru突然想起那个冠军的右手,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一直在用指尖敲击放着录音笔的桌面。

似乎有谁也曾这样,用手指敲击着玻璃窗,窗子被那只纤细的手敲得震动,上面凝结的白霜被扑扑抖落。

当一一

当一一

在soraru分心的时候,播放的内容发生了改变。

肖邦的c小调《第12练习曲》。

不过这是soraru从cd拷贝的完整版。

这首又被称为《波兰沦陷》的曲子,是soraru最喜欢钢琴曲。

「够了,为什么?

不要哭啊,

我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好冷,明明是在室内。眼前的人依然穿的单薄,不冷吗?mafu君。

等等,mafu君?!

soraru从凳子上一下子坐直了,颈部的肌肉猛地被拉伸发出了抗议。

嘶一一

原来…是梦吗?

还mafu君,soraru自嘲的笑笑,果然自从听了那个少年的演奏,自己就不正常了吧。

晚饭时间,家里空空如也的soraru不得不外出买便当。

soraru的家在走廊的尽头,上下楼都要穿过长长的走廊。

有些麻烦,但很安静。

哔啵哔啵一一

soraru锁门的时候,隔壁邻居的门在一阵模仿神奇宝贝的声音中打开。他不禁朝隔壁看去。

似乎感受到soraru探究的视线,少年飞快地关上门,对soraru小声的说了一句晚上好,逃似的离开了。

mafumafu?那个神秘的选手?他住自己隔壁?soraru有些惊讶。

不,是自己看错了吧,毕竟这几天很累。看着快速消失的身影,soraru告诉自己世上没有那么巧合的事。

便利店的人意外的多。

soraru挑了平时常买的一种便当,跟在长长的付款队伍后。

十多分钟后,终于快轮到soraru。

soraru前面的人买的东西很多,竟然装了好几个袋子。

那个人试着把它们全部拎起来,但似乎失败了。有一袋东西散落了出来,堆了一地。

soraru弯下腰帮他一一捡了起来。

没事吧?soraru把东西递给那个人,却在看到那个人的脸的时候愣住了。

mafumafu?

原来真的是他,即使只在音乐厅远远看过他,只在选手资料里看过他的照片,但那张精致的脸,soraru认为自己绝不会认错。

TBC

Sunday-two days enough

文力几乎下降为0……换了视角,觉得瞬间开阔了


之前章节   Friday-two  fools

                   Saturday-two hearts


今天是周日。

soraru的休息日。

soraru每周休息三天,周二,周四和周日。

周一的时候,他遇到了一名名叫mafumafu的病人。

他怯生生的走进soraru的办公室,像一只被带到新环境的猫。

soraru有些错愕,抑或震惊。

这种感觉很微妙,如果用他成为恋爱咨询专家的学长的话来形容就是,遇见了命运。

soraru的学长是个很奇妙的人,经常在别人面前说糟糕的话,并且热衷于收集和使用Tenga。所以尽管学长成绩优异,soraru总觉得他其实非常需要心理上的治疗。

但,那一刻,soraru却不得不承认,学长在某些方面的确很有研究。

学长曾经在一篇论文里说,这个世界上有两万个人会跟你一见钟情,可惜你一生都未必能遇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所以,一见钟情不是心理因素,它是概率,也是命运。


而现在,海外归来的学长对soraru的择偶观进行了一番评述。

论证的重点在于很久以前,soraru的一条推特:有没有又会做家务性格又好的美少女,后来一想和三个人结婚不就好了嘛 很简单啊。

学长说,既然soraru桑你很清楚在现代社会要找一个能够达到你心目中期望值的对象几乎不可能,但你还是不能忘记这个想象中的形象甚至期待着有一天能和她见面,说明你对恋爱抱有非常不现实的期待。从这点来看,你对恋爱的看法很不成熟嘛,顶多高中生水平。

高中生?!

soraru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心里默念上学的时候导师说的话,千万不要和有些病人较真,不然你也会变成神经病,而在神经病领域他们经验丰富,你必输无疑。

所以说啊,soraru桑不要总和高中生一样每天大喊着我好寂寞好空虚我要和妹子恋爱结婚,但在家里幻想着遇见了世界上最完美的女性展开一段完美的恋情。你应该更现实一些。嘛,为了让你成为成熟的男人,学长把自己珍藏的Tenga送给你。快收下吧,不要客气。

soraru瞬间很后悔来和学长见面。


和学长告别后,soraru站在路口等红灯。

叮。

手里的手机轻微的震动了一下。

soraru收到了来自mafu的短信。

医生,我喜欢你,能和我交往吗?

简直……就像高中生的表白。

但soraru知道,那个性格腼腆甚至有些自闭的孩子,要发出这条短信需要很久很久。

还好,昨天没有忍住,告诉了mafu自己的号码和邮箱就藏在自己送他的交通卡卡套里。

能出来吗?我想当面对你说。soraru回复。

过了一会,soraru收到了mafu的回信,soraru能想到他拿着手机满脸通红的等着自己的回复的样子。看到回后微复张着嘴,手忙脚乱的打错字,又手忙脚乱的一个个删除,好不容易发出了消息,又一头倒在沙发上,抱着teru的抱枕打滚。

被自己想象中的mafu萌到,soraru心满意足的打开回信。

里面只有一个字:好。


约定的地点是mafu家附近的公园。

soraru跑到那里的时候,mafu正站在路灯下,手里握着手机,在长久的环顾后,偶尔看一眼,似乎在看时间。

放慢脚步,调整呼吸,看着渐渐缩短的距离,soraru能清晰的感受到多巴胺随着剧烈的心跳漫遍全身。

mafu桑。soraru轻唤。

医生…那个人转过身,但逆着光,看不清表情。

长久的静默,像是一部电影的长镜头。

那个……能再说一遍吗?那句话。soraru错开眼,嗓子里发出的声音很干涩,像被砂纸打磨过。

mafu攥着了手机的手轻微颤抖着。

良久,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mafu发出了声音,像是稍弱一分对方就不能听到一样,大声的,用力的抬起头说,我一直,一直喜欢着医生,从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喜欢了,所以医生能和我交往吗?

soraru捂着胸口,那里像是跑了3000m一样疯狂的跳动,那个被人类称之为心的地方,中了名为mafu的病毒,此后再难拔除,无药可医。

我也是,喜欢mafu,一见钟情。

医生……mafu的声音显而易见的透着欣喜。

虽然看不见表情,但soraru想,那张脸应该已经羞红了吧?就像之前那样的害羞,如同做错事的孩子。

咳咳咳,咳……mafu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mafu!!!soraru慌了神。

我没事……医生,好像刚刚太兴奋,被口水呛到了。

给我小心一点啊,真是的。soraru轻拍着mafu的背,嘴角却勾了起来。


啊啊啊,果真像学长说的那样,跟高中生一样了。但是,这种一见倾心的勇气,也只有高中生才有吧?

END


可能之后还会有番外之类的东西,尽请期待


Friday -two fools

今天是周五。

手机里的备忘录提醒mafu参加朋友们的聚会。

mafu从诊疗室里出来,向地铁站走了几步,最后停下来还是打了车。

坐在车里,mafu看着窗外的景物,虽然到了晚高峰,出租车走走停停,但mafu却觉得比坐地铁更加舒适。

这样做虽然感觉有些对不起医生,但mafu也不希望自己苍白着脸去参加朋友们的聚会,让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们担心。

mafu是一个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不是太典型,但有些严重。

他不太能适应地铁里的氛围,每当坐地铁的时候都会觉得胸闷或者胃痛。那个帅气的心理医生说这是不适当的单方面的社会交往,缺少建立友谊的能力从而导致社会隔离的表现。

mafu不太理解为什么医生能说那么长且别扭话而没有咬到舌头,不过有这样语言天赋又长得很帅气的人应该是可以信任的吧?

mafu摸了摸口袋里的卡片,这是心理医生在刚刚结束的诊疗中送给他的交通卡,据说是为了督促他接受行为纠正的治疗。不过不知道为什么,mafu的心情变得很好,有种暖暖的感觉。

mafu到达约定的地点后才发现这是家烤肉店,朋友们已经齐聚在那里,甚至毫无义气的开始烤肉了。

mafu,mafu,过来这里坐。天月热情的招呼mafu坐到自己身边。

好。mafu坐在天月的身边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mafu坐定,才发现自己的对面没有人但却放着一副碗筷。

那是……mafu问天月

啊,是要介绍给mafu的人

欸?mafu有些惊讶,因为之前并没有听说有自己不认识的人会来。

虽然已经在进行积极的心理治疗,但和陌生的人一起吃饭还是让mafu有些不自在。

哈哈,是相亲啦~为mafu准备的相亲哦。

欸?mafu一直觉得自己是homo的事朋友们能够接受就已经让他自己非常感激了,但是……介绍对象这种事是不是太……太过开放了?而且,被介绍的人会不会和大多数人一样觉得自己是行为诡异的中二病?

想象着别人嫌弃的目光,mafu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理由离开……

mafu,你需要通过参与各种积极的团体活动来促进你与社会的联系。mafu又想起今天心理医生说的话。

mafu不是一个会乖乖遵循医嘱的人,毕竟之前因为身体不好去看医生第二天就把医生说的不能做的事通通做了一遍。

但,为什么在进行心理治疗之后总是不自觉的因违背那个帅气的医生说的话而产生罪恶感?

不许走哦,你的相亲对象绝对符合你的要求。天月在疯狂吃肉的间隙提醒mafu。

抱歉,我来晚了。

mafu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衣摆。

啊,s$≈×<≥君你耐啦。天月含糊不清的说。

是啊,要走的时候来一个病人……

似乎感受到陌生人的目光,mafu的手开始紧紧绞着衣摆,脑子里嗡嗡作响,听不到任何声音。

没关系,没关系,我可以的,和其他人正常的交流。mafu按照医生说的,偷偷鼓励自己。

医生说mafu缺乏的是对自我的肯定。交流障碍不是孤独的前提,而是孤独的结果。所以,mafu君需要的是学会融入这个世界。

但是,和陌生人交流真的好困难。mafu几乎要泄气,他连一句你好都说不出来,帅气的医生会失望的吧?对这样的自己。

mafu君,我们又见面了。一个人站在mafu的面前,把mafu的手从衣摆处轻轻扯开。

mafu吓了一跳,抽回了手,抬头看向来人。

那张脸,mafu见过两次,第二次就在刚才一一那个心理医生。

医…医生…

什么嘛,你们认识啊。天月起哄。那么,相亲失败咯。

名叫soraru的医生说,有一种理论叫做六人世界。所谓的六人理论,即你与这世上无论哪一个人,都能通过六个人的牵导,认识对方,所以我和mafu认识很正常。

天月笑着扭过头去了。

一顿晚饭mafu吃的食不知味,连最喜欢的烤肉都尝不出什么味道。mafu拒绝和朋友一起去喝酒的邀约,一个人走在路上。

果然……和作为病人的自己在一起,感觉很糟糕吧?桌上很热闹的气氛,到了自己这里却冷场了。果然,这种心理的病是治不好的吧?想要要到医生的私人号码这种事,果然还是不可能实现的呢。

啊,mafu君,请等一下。

医生soraru从mafu的后面跑过来,拍了一下mafu的肩。一起回家吧。

欸?

今天诊疗的时候不是和你说过要尝试着坐地铁吗?回去的时候试试吧?坐地铁的话我们顺路。

嗯。mafu低着头继续走,耳朵却整个都红了。

看着走进地铁的mafu,soraru拿出手机,笑着回了一条半小时前躺在收件箱里的邮件:我家mafu不输给你心里的他吧?

是啊,简直就是一个人。

想起第一天见到那个青年的时侯,他甚至以为这个怯懦的孩子是一个身着男装的妩媚动人的女孩。

那个迟钝的家伙,什么时候会发现交通卡卡套里的私人号码?真让人着急啊。

TBC

2015年的第一篇文,写了最向往的设定,病人和心理医生,但似乎为了强调mafu的身份,让整个故事的感情很隐晦。嘛,下章上肉。

撸文之前以为mafu小天使今天没在推特上说话是因为他要把第一条推给软软,但果然是我太天真……唉……
勉强算贺文吧



mafu刚搬完家。
很多东西都在箱子里来不及收拾。
电脑上写了一半的歌今天就没有动过,推特也没有更新。
mafu身体很不舒服,可惜soraru并不在身边,不能照顾他。
mafu戴着生日收到的耳机,看着窗外飞驰的景物,却觉得也许什么都可以忍耐。
奇妙的感觉。也许是所谓恋人的心情。

终于到达既定的终点,有个人站在黑暗之中,异常的醒目。
他给冒失的mafu系好围巾,在mafu说出今天已经听了很多次的话的时候,露出了mafu最喜欢的笑容。
生日快乐!soraru

I pass by all difficulties and hazards,because I want to see your face with a smile.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结果和预想完全不一样……也是醉了




mafu一个人坐在酒吧里,用手在黑晶的吧台上划着一个个圈。面前放着一杯将尽的冰水。
朋友不知道去哪里了,酒吧里昏暗的空间总是很多,偶尔一些角落发出女人的娇声。
在这里的一个小时里,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面容俊美的mafu,他们其中不少人想邀请mafu喝一杯,但都被mafu笑着拒绝了。人们纷纷议论着谁能带走这个貌似走错地方的美人。
一个人大咧咧地在mafu旁边坐下,点了杯酒,抱怨般的说:呐,mafu,你这个人真没意思,不带你出来吧,你说家里闷,带你出来吧,你又像在家里。然后把那杯酒精度数颇高的酒饮下。
mafu不置可否的笑一笑。这是mafu的朋友之一,酒量一般,但酒品就不可恭维了,绝对是对他人精神和肉体上的巨大冲击。大概是那帮重色轻友的家伙看他快醉了,把他赶了过来。
我去卫生间。为了避难,mafu采用了最为古老的尿遁法。
mafu站在洗手台前低着头洗手,就像一个小学生,很慢很认真。
其实,mafu也知道自己坐在这里没什么意思。对mafu来说,世界上只有两个地方,家里和外面,只是他已经不想呆在那个冷清的家里了,所以只要是外面哪里都好,至少有人气。
唔!唔…mafu突然被人捂住口鼻架住脖子往男卫生间里拖,mafu拼命挣扎,却在镜子里看到身后的人那张脸的瞬间停止了,半推半就的被带进了某一间隔间。
砰!厕所的隔板门被重重带上。
你怎么……话还没说完,唇就被堵住了,mafu看着眼前人快喷火的眼睛,安静的接受着称不上亲吻的吻。
mafu想不通那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明明扔下自己一个人,外出旅行了。
那个人的动作没有停,他好像忘记了他引以为豪的技巧,左一下右一下只是乱七八糟的咬着mafu的唇,就像古代攻城的新兵,完全找不到诀窍,在城门外磨磨蹭蹭。
可那只手却老练的从下摆伸入mafu的衬衣内,极为耐心的,用色忄青的手法,沿着脊椎,上下抚摸着mafu的背。
哈……soraru……mafu呻吟了一声,似难受,似催促。
今天的soraru太奇怪了。
那个人没有说话,停下撩拨的动作,把mafu的腰搂向自己,另一只手探入mafu的臀间。
身后的抚摸与触碰让mafu很不舒服,身体微微发着抖。全身都软了,却不敢低下头,看恋人的让人沉迷的眼睛里,自己羞耻的模样。
嗯……嗯……唔……
被摸到了,那个让身体奇怪的地方。
不……要了……so…soraru……mafu眼睛周围不明原因的红了起来。
太奇怪了,今天的soraru和自己。
mafu的手撑在隔间的门上,身体里不属于他的温度在横冲直撞,如同攻陷君士坦丁堡的土耳其士兵在那座美丽的城市里掠夺着无与伦比的宝藏。
啊……啊啊……
身体被冲撞着,颤抖着,卫生间里的空气变得灼热起来,充满了呻吟声和喘息声…
终于,mafu和soraru同时满足的叫了出来。
soraru靠近mafu的耳朵,说出了今晚的第一句话:我觉得最美的风景应该和最喜欢的人一起看,所以,我回来找你了。soraru顿了顿,但是,因为你出来随便勾搭别人,所以待会我会继续之前对你的惩罚。
END


再也不敢在编辑名字的时候偷懒了……
以及请叫我卡H小能手

高三狗奉上生日贺文
只有几个小时就不是18日了,幸好赶上了末班车……

10月17日,商讨会。
10月17日,mafu生日的前夜。
终于结束了,还以为要开会来度过生日呢。mafu走在10点的街上,伸了个懒腰。
嗯。soraru跟在后面,应了一声。
呐呐,soraru,肚子饿了,我们去吃牛排吧,那天的那家店很好吃呢。
嗯。
soraru,刚刚我偷偷看了一眼推特,收到了很多人的生日祝贺哟。mafu的语气有些雀跃。
嗯,mafu生日快乐。soraru淡淡的说。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僵。
抱歉,mafu,刚刚有些走神了,soraru笑着道歉,终于8岁了呢,恭喜你咯。
这还差不多。呐,soraru知道……

路上,吃饭的时候,soraru都有些心不在焉,只是应和着mafu的话。mafu不知道有没有看出来,依旧调侃着自己感兴趣的事。
已经有那么多的人祝贺你了啊,LN也是,urata也是……我的祝福你就不需要了吧?
明天我陪你过生日这样的话说不出口,你明天早就被预约出去了吧……
mafu,我真的很逊吧,明明什么都说不出来却想成为你最特别的人。

soraru,我从这边走啰,你也赶快回家吧。mafu的话惊醒了自我埋怨中的soraru。
啊?
soraru,你今天很奇怪。mafu突然凑近,路灯的灯光下可以看到他脸上绒毛,苍白的肌肤仿若笼罩在阳光下,顿时有了生气。
soraru觉得有些燥热。
没有…吧?尴尬的笑着,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那么,soraru还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
嗯……没有了。还是没有说出口,那句想了很久的台词。
诶~,soraru好冷淡啊。mafu的语气里有些抱怨。
那么,mafu生日快乐,祝你每年都是7岁。
这是什么啊,我马上就8岁了。
……
原来都没有发现,mafu不说话的时候,街头那么吵。
那么我就回去了。soraru路上小心。mafu先开口。
嗯,你也是。
soraru看着mafu转身,看着他走进人海中,就像离岸的浪。
mafu…
嗯?
soraru大步走向mafu,明天我陪你过生日吧。
嗯…mafu歪着头想了一会,可以哟。
那么我们走吧。soraru抓住mafu的手,就这样沿着街道继续走。说出了第一句,大脑好像开始充血了,每一次心跳都传达这样的信息:我,要和mafu在一起
soraru你要去哪里?你不回家了吗?
明天,不是只有不到一个小时就开始了吗?和你一起度过接下来的24小时,你不是答应了吗?

THE END

重度ooc……
生物链顶端的srr怎么可能这么少女?
吾已尽力,望君莫怪

世界真美好,活着真幸福。
此为脑洞产物,博君一笑就好

……
……
第4次遇见,他站在车站等车,我坐在反向的车上,他低着头的样子很好看。
……
第6次遇见,他与我同辆列车,但不同车厢。
第7次遇见,我在电车上喘不过气,很难受的时候,他把肩膀借给我,扶我下车。我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 soraru
……
……

soraru一页一页翻找着mafu夹在各种书里的便签,想要给它们排出一个顺序。
自从偶然发现了mafu有喜欢用便利贴当书签的习惯,soraru便开始寻找被写在便利贴上的只言片语,借此了解那个7岁的白发条码君。
无意识记录下一些事,是mafu的另一个习惯。
把那些句子,仔细誊抄到一个本子上,是soraru的习惯。

一整本书已经翻完了,可是并没有soraru想要找的第一次相遇。
会是什么样呢?在哪里?有说话吗?
mafu第一次见到的我,是什么样子呢?
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问mafu的名字啊?
……
恋爱中的soraru开始了莫名的焦躁。在房间里不停来回走,并不时用手挠着头发。
就像被soraru抄在本子上最后一行的,他一直在寻找的话:考试的时候楼下有个头发很乱的人在来回走,很有趣。

ooc……难以言说的伤

各种ooc……脑洞开的产物

投币,摇晃操纵杆,然后投币,再摇晃操纵杆……就像个机器一样反复着。
mafu站在抓娃娃机前,已经半天了,可什么也没有抓上来。
其实早就知道娃娃机是骗人的,很难抓上来什么,但总是怀抱一些希望,见到娃娃机都要试一试。
后来,有个红头发的男人来帮他抓娃娃,每次都能抓到他想要的那个。他很开心,庆幸自己没有放弃。
有一天,那个男人向他介绍了一个很好的女人一一真的很好,很漂亮,很温柔,但mafu却没来由的讨厌她。因为她夺走了自己专属的娃娃机。
mafu依旧无知觉的重复着动作,投币,摇晃操纵杆,他只是想自己抓起一个娃娃来证明其实没有那个红头发的男人自己也能活下去。
强烈的愿望会成为执念。
只要不停下,眼晴里的盐水就不会流出来。
忽然,有一只手覆盖在了mafu的手上,牵引他晃动操纵杆,mafu看着娃娃被机械手抓着,投入出口。
mafu看着那只手拿起娃娃,递到自己面前,突然大声哭了起来,手的主人迟疑了一会,抱住他,说,mafu,别哭,你还有我
哭鼻子的青年回抱他,嗯,sora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