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靡不有初

ショパンと氷の白键(1)

-勉强算肖邦与冰之白键的头脑风暴,写的要比想象中长,所以切成了两段(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卡文了)。
-为了更有音乐感,加了很多的拟声词,可能很幼稚,但请别吐槽它们



当一一

当一一

弹琴的少年在用手指重重敲下开头的两个音符后,并没有继续奏响接下来的乐章。

观众席出现些小声的议论。

良久,他终于有了动作,全场又恢复的安静。

可是那个少年却慢慢站起,向评委席走去,深鞠一躬,然后信步走下台。

观众席一片哗然。

坐在记者席的soraru赶忙翻开参赛者名单,第74号选手,mafumafu,自选的演奏曲目是肖邦的c小调《第12练习曲》。

soraru是一家颇有名气的音乐杂志的记者,下期的主题是这次的大阪国际钢琴大奖赛,他是杂志社派到现场进行采访和报道的人员之一。

虽然只有两个音,但soraru分明从中听到了悲恸。那个少年应该是有些能耐的,那他为什么突然停止演奏离开呢?

soraru怀着好奇起身走向后台。

令soraru失望的是当天并没有在后台找到那个神秘的74号,而之后,没有弹完自选曲目的那个少年自然没有进入第二轮。那个少年,就像一枚石子,在激起一朵水花后沉入水中。

但眼下,还有更让soraru失望的一一截稿日,8个小时后。

他反复的听着一段段采访的录音,却不知道该写什么。

现在播放的,是比赛结束后soraru对一位头发花白的评委的采访。

当问到哪位选手最让他看好的时候,老人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

老人看好的不是备受瞩目的前三名,而是那个只弹了两个音的少年。

他的必选曲目完成度非常高,感情也很到位,功底十分扎实。自选曲目虽然未完成,但是开头非常有肖邦的感觉,那种矛盾的悲怆和柔弱,令人震撼。可以想象,如果他完成全曲的话他的名次不会低。老人说。

咔嚓。

这段采访结束,自动播放下一段。

那是对这次大赛冠军的采访。

冠军的回答中规中矩,如同背了网上的模板。

嗒嗒,嗒嗒,嗒嗒。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采访录音始终有杂音。仔细听的话还有节奏感,就像在演奏什么一样。

soraru突然想起那个冠军的右手,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一直在用指尖敲击放着录音笔的桌面。

似乎有谁也曾这样,用手指敲击着玻璃窗,窗子被那只纤细的手敲得震动,上面凝结的白霜被扑扑抖落。

当一一

当一一

在soraru分心的时候,播放的内容发生了改变。

肖邦的c小调《第12练习曲》。

不过这是soraru从cd拷贝的完整版。

这首又被称为《波兰沦陷》的曲子,是soraru最喜欢钢琴曲。

「够了,为什么?

不要哭啊,

我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好冷,明明是在室内。眼前的人依然穿的单薄,不冷吗?mafu君。

等等,mafu君?!

soraru从凳子上一下子坐直了,颈部的肌肉猛地被拉伸发出了抗议。

嘶一一

原来…是梦吗?

还mafu君,soraru自嘲的笑笑,果然自从听了那个少年的演奏,自己就不正常了吧。

晚饭时间,家里空空如也的soraru不得不外出买便当。

soraru的家在走廊的尽头,上下楼都要穿过长长的走廊。

有些麻烦,但很安静。

哔啵哔啵一一

soraru锁门的时候,隔壁邻居的门在一阵模仿神奇宝贝的声音中打开。他不禁朝隔壁看去。

似乎感受到soraru探究的视线,少年飞快地关上门,对soraru小声的说了一句晚上好,逃似的离开了。

mafumafu?那个神秘的选手?他住自己隔壁?soraru有些惊讶。

不,是自己看错了吧,毕竟这几天很累。看着快速消失的身影,soraru告诉自己世上没有那么巧合的事。

便利店的人意外的多。

soraru挑了平时常买的一种便当,跟在长长的付款队伍后。

十多分钟后,终于快轮到soraru。

soraru前面的人买的东西很多,竟然装了好几个袋子。

那个人试着把它们全部拎起来,但似乎失败了。有一袋东西散落了出来,堆了一地。

soraru弯下腰帮他一一捡了起来。

没事吧?soraru把东西递给那个人,却在看到那个人的脸的时候愣住了。

mafumafu?

原来真的是他,即使只在音乐厅远远看过他,只在选手资料里看过他的照片,但那张精致的脸,soraru认为自己绝不会认错。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