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靡不有初

Friday -two fools

今天是周五。

手机里的备忘录提醒mafu参加朋友们的聚会。

mafu从诊疗室里出来,向地铁站走了几步,最后停下来还是打了车。

坐在车里,mafu看着窗外的景物,虽然到了晚高峰,出租车走走停停,但mafu却觉得比坐地铁更加舒适。

这样做虽然感觉有些对不起医生,但mafu也不希望自己苍白着脸去参加朋友们的聚会,让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们担心。

mafu是一个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不是太典型,但有些严重。

他不太能适应地铁里的氛围,每当坐地铁的时候都会觉得胸闷或者胃痛。那个帅气的心理医生说这是不适当的单方面的社会交往,缺少建立友谊的能力从而导致社会隔离的表现。

mafu不太理解为什么医生能说那么长且别扭话而没有咬到舌头,不过有这样语言天赋又长得很帅气的人应该是可以信任的吧?

mafu摸了摸口袋里的卡片,这是心理医生在刚刚结束的诊疗中送给他的交通卡,据说是为了督促他接受行为纠正的治疗。不过不知道为什么,mafu的心情变得很好,有种暖暖的感觉。

mafu到达约定的地点后才发现这是家烤肉店,朋友们已经齐聚在那里,甚至毫无义气的开始烤肉了。

mafu,mafu,过来这里坐。天月热情的招呼mafu坐到自己身边。

好。mafu坐在天月的身边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mafu坐定,才发现自己的对面没有人但却放着一副碗筷。

那是……mafu问天月

啊,是要介绍给mafu的人

欸?mafu有些惊讶,因为之前并没有听说有自己不认识的人会来。

虽然已经在进行积极的心理治疗,但和陌生的人一起吃饭还是让mafu有些不自在。

哈哈,是相亲啦~为mafu准备的相亲哦。

欸?mafu一直觉得自己是homo的事朋友们能够接受就已经让他自己非常感激了,但是……介绍对象这种事是不是太……太过开放了?而且,被介绍的人会不会和大多数人一样觉得自己是行为诡异的中二病?

想象着别人嫌弃的目光,mafu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理由离开……

mafu,你需要通过参与各种积极的团体活动来促进你与社会的联系。mafu又想起今天心理医生说的话。

mafu不是一个会乖乖遵循医嘱的人,毕竟之前因为身体不好去看医生第二天就把医生说的不能做的事通通做了一遍。

但,为什么在进行心理治疗之后总是不自觉的因违背那个帅气的医生说的话而产生罪恶感?

不许走哦,你的相亲对象绝对符合你的要求。天月在疯狂吃肉的间隙提醒mafu。

抱歉,我来晚了。

mafu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衣摆。

啊,s$≈×<≥君你耐啦。天月含糊不清的说。

是啊,要走的时候来一个病人……

似乎感受到陌生人的目光,mafu的手开始紧紧绞着衣摆,脑子里嗡嗡作响,听不到任何声音。

没关系,没关系,我可以的,和其他人正常的交流。mafu按照医生说的,偷偷鼓励自己。

医生说mafu缺乏的是对自我的肯定。交流障碍不是孤独的前提,而是孤独的结果。所以,mafu君需要的是学会融入这个世界。

但是,和陌生人交流真的好困难。mafu几乎要泄气,他连一句你好都说不出来,帅气的医生会失望的吧?对这样的自己。

mafu君,我们又见面了。一个人站在mafu的面前,把mafu的手从衣摆处轻轻扯开。

mafu吓了一跳,抽回了手,抬头看向来人。

那张脸,mafu见过两次,第二次就在刚才一一那个心理医生。

医…医生…

什么嘛,你们认识啊。天月起哄。那么,相亲失败咯。

名叫soraru的医生说,有一种理论叫做六人世界。所谓的六人理论,即你与这世上无论哪一个人,都能通过六个人的牵导,认识对方,所以我和mafu认识很正常。

天月笑着扭过头去了。

一顿晚饭mafu吃的食不知味,连最喜欢的烤肉都尝不出什么味道。mafu拒绝和朋友一起去喝酒的邀约,一个人走在路上。

果然……和作为病人的自己在一起,感觉很糟糕吧?桌上很热闹的气氛,到了自己这里却冷场了。果然,这种心理的病是治不好的吧?想要要到医生的私人号码这种事,果然还是不可能实现的呢。

啊,mafu君,请等一下。

医生soraru从mafu的后面跑过来,拍了一下mafu的肩。一起回家吧。

欸?

今天诊疗的时候不是和你说过要尝试着坐地铁吗?回去的时候试试吧?坐地铁的话我们顺路。

嗯。mafu低着头继续走,耳朵却整个都红了。

看着走进地铁的mafu,soraru拿出手机,笑着回了一条半小时前躺在收件箱里的邮件:我家mafu不输给你心里的他吧?

是啊,简直就是一个人。

想起第一天见到那个青年的时侯,他甚至以为这个怯懦的孩子是一个身着男装的妩媚动人的女孩。

那个迟钝的家伙,什么时候会发现交通卡卡套里的私人号码?真让人着急啊。

TBC

2015年的第一篇文,写了最向往的设定,病人和心理医生,但似乎为了强调mafu的身份,让整个故事的感情很隐晦。嘛,下章上肉。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