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靡不有初

昨天发了一次,但莫名消失了,
希望不要再发生这样的事,
肉什么的有错?







啊啊,真是无趣的故事呢。走向停车场得路上,s!n伸了一个懒腰。
soraru没有说话,因为坚持要来看这部歌剧的人就是s!n。
soraru,你说尤里迪西为什么不相信奥菲欧呢?只要跟着他走不就可以了吗?啊呀啊呀,女人真是搞不懂的生物呢。s!n似乎对这部歌剧很有心得,一直说个不停。
soraru打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位上。回去吧。他对驾驶座上的人说,然后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
歌剧里的画面又在脑海中浮现。
尤丽迪西无声无息的倒在奥菲欧的怀里,无论他怎样呼唤,也不再动一动。奥菲欧的脸在冥界昏暗的光线下是那么的绝望,他对着妻子苍白的面庞哀哭着唱出一个咏叹调:
失去了亲爱的尤丽迪西,
我可怎么活下去?
一切光明和希望都在我面前消失!
尤丽迪西,尤丽迪西,
请你回答我!
你可听见你的丈夫在呼唤你的名字?
很美,却让人不敢想象如果爱神未及时降临,这部剧就停留在此刻将会有多大的遗憾。
只是,绅士如s!n,怎么可能喜欢这么纯情的歌剧呢?他应该是一边说着地狱里蜘蛛丝就是救命绳,一边笑着把它扯断的家伙啊。
不由的,睁开眼看向s!n。却发现s!n正笑着看自己。
soraru睡着的样子真可爱,好想吃掉呢。
睡着?soraru眨眨眼,却发现已经到家附近的停车场了。
哈哈哈哈哈,s!n突然爆发出一连串的笑声,soraru你犯规,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soraru放弃和s!n沟通,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你这家伙,刚刚做了什么梦啊,真是色l情呢?s!n的手抓住soraru的胳膊,眼晴却盯着soraru的下身。
那个私密的地方,在soraru不知情的状况下,自顾自地搭起帐篷。
s!n的手指灵活的解开soraru皮带的扣子,探入内裤里开始抚摸。
看你很难受的样子,那我就勉为其难的为你服务一下吧。
明明勃l起的是自己,可soraru能感受到,男人的呼吸也粗重了起来。
soraru的后脑靠在车侧面玻璃上,前端被对方握在手中,手指揪着自己衣服,指节微微泛白。
s!n在做的时候话会格外的少,但他会狠狠盯着soraru。soraru很喜欢这时s!n的眼神,那种偏执的,火热的眼神,仿佛下一刻就会被吞吃入腹,永不复生。
soraru别开视线,低下头,却发现这个体位能清楚的看到s!n的手怎样抚慰自己的下身。
莫名的羞耻感。
嗯……哈……
呻吟在安静的空间内格外明显,也越发让人感到羞耻。soraru紧紧咬着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唔……哈……哈……
龟I头被持续的揉搓,尿I道口也不时被指甲刮蹭,舒服又痛苦的感觉,刺激着soraru的神经。
啊……
soraru突然脚趾蜷缩,身体前倾,脖颈后仰。
要I射了,但是却有像被堵住了出口,极致的愉悦变成了极致的痛苦,身后的小穴空虚的收缩。
你…进来……
s!n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解的看着soraru。
你…进来……
soraru又说了一次。
可,车里没有润滑剂和保险套……
s!n开口,嘶哑的声音性感色气。
进来……soraru眼角绯红更盛,身体内的热流没有发泄口而激烈的撞击。抓住衣服的手指用力得仿佛指甲都要折断。
你确定?
确…定
s!n迅速地把车的前排的座椅放平,让soraru翻了个个儿,一条手臂从前面箍着他的腰,迫使soraru把臀抬起来。他迅速地把裤子扯下来,把早已挺立的东西放出来,然后往另一只手上吐了口唾沫,想抹在那东西的头上。但其实已经不需要了,那里湿得几乎要流泪。
s!n挺身往里冲了进去。
soraru闷着声音哼了一声,他的腰骤然软下来。
但身体的深处受到了满足,在身后人的抚摸下,下一刻,尖叫着射|了出来。身体软绵绵的趴在放下的座椅上。
soraru在短暂的失神后,把头侧放在椅背上,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s!n右耳的耳坠随着他的动作激烈晃动,像传说中地狱里救命稻草般的蛛丝。
若你身边是地狱,那么我亦愿放弃救赎。
END


教主!教主!!教主!!!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