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靡不有初

soraru:刑警
S!N:法医
ooc
医学白痴
吾辈已尽力







就是这里了。soraru跟着前辈suzumu拐进一条幽暗的走道。左手边是墙,从右手边的玻璃里可以看到解剖室里只有一些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在收拾东西。
soraru有些恍惚,之前看到的画面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老式的木材厂,昏暗的切割车间,消散不去的血腥味,阳光从高处的透气窗漏进来,照在一个支离破碎的人形上,溅在墙上的血痕如同一个哀怨的幽灵充斥着整个空间。
还有那张,惊恐的脸和他被木材切割机巨大齿轮分成两半的身体。
整个现场如同地狱。

啊,S!N桑!suzumu向从前方某扇门里走出来的白大褂打了声招呼。
今天是S!N桑值班吗?比起脸色苍白的soraru,前辈明显更加有活力。
不是,我昨天的夜班。口罩下的人发出了有些模糊的声音。
对了,soraru,向你介绍一下,这位是S!N桑,是和我们配合过很多次的法医。
soraru并没有动,好像没有听到。
soraru你可要小心这个家伙,他可是个彻头彻尾的变态啊。前辈看soraru没有听自己的介绍,而是直愣愣的盯着S!N的脸,拍些soraru的肩语重心长的提醒。
soraru脑海中满是今早看到的血腥的现场,在suzumu的一拍之下才稍稍回神。您好,我是刑侦一课的soraru。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soraru向对方深鞠躬。
我也是,请多关照。希望以后我们合作愉快。对方回礼,soraru注意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很特别,有些蛊惑人心的意味。
只要S!N桑你不欺负他就好了,soraru是个很有潜力的后辈哟。前辈suzumu和那个法医的关系似乎不错。
怎么可能欺负他呢?他那么可爱。一只白得很贵气的手出现在soraru的视野里,即将碰到他的脸。
到现在都没有走,是因为看到尸体兴奋了吗?这样的话你还参与了解剖吧?suzumu拍掉了S!N的手。
我并没有兴奋,我参加解剖是因为你们送来的东西太恶心,吓到我的同事了。法医潇洒的摘下口罩,脸上有明显愉悦的神情。
soraru盯着S!N的脸,忽然觉得从地狱返回了人间。明明光线昏暗,那张脸却仍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那上面的生机与活力,渐渐驱散soraru眼前的那张苍白的死者的脸。右耳上的蜘蛛耳坠,随着对方的动作在长及脖子的发边摇曳,比起阴冷的解剖室旁在夜店遇到这个家伙更正常吧?
啊啊,他们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啊。suzumu一脸赞叹。那么,这次的尸检报告我该找谁要呢?
找部长吧。他现在大概已经回实验室分析组织切片去了。
嗯,那我去咯。suzumu快步向走廊深处走去。
那么我也……soraru想要跟上suzumu的脚步,却被拉住了手。
不用了,soraru好好休息,明天继续就好,你的脸色白的吓人呢。走廊里回响着suzumu的声音。
有人推着小车从他们身边经过,请让一让。
soraru在那个人经过的时候打了个寒颤,车上的袋子拉链没有拉上的部分,赫然露出了死者表情狰狞的半张脸。他大张着下颌,死去的肌肉冻结在惊恐的位置,非常僵硬。
S!N从后面抱住soraru,别怕,一具尸体而已。
我当然知道。soraru挣脱了那个温暖的怀抱。
你脸色苍白的跟那家伙也差不多了。S!N牵起了soraru的两根手指,向外走去。我饿了,一起去吃午饭吧。
就算不看S!N的表情也知道他的是笑着的,向平时牵手出门一样。

解剖的结果怎么样?在等饭上来的过程中,soraru问。
soraru,你也太冷酷了吧。装作不认识我也就算了,休息时间也不能放下你的案子吗?我可不想和一具尸体争宠。S!N嘟着嘴做出一副小女生生气的样子。
不能,这是我的工作!我下午还要去现场。
soraru说出口就后悔了。明明知道他只是想让自己开心,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东西,不能抑制,然后这句话就这样脱口而出。
哦。那人应了一声,视线凝固在空荡的桌面上。
时间好像凝固了。
骨断面边缘锐利,隐约可以看到推进的痕迹,应该有非常强大而锋利的轮锯从他身上推过去。
良久,S!N才开口。soraru知道,S!N说的是解剖的结果。
根据现场来看,就是那个锯木头的齿轮把他沿脊柱切开的。
他头部被凶手摔伤,然后身体被切开了。不过头上的伤很轻微,只达皮下,连骨膜血肿也没有。换句话说,他被锯开时应该是完全清醒的。
清醒的?soraru有些震惊。
嗯,清醒的。
soraru不禁想象那个画面。
阴暗的车间里,死者咽下最后一口气以前,恰好低着头,看见还在颤动的心脏被切开。他大张着的嘴里,狂叫的最后一声。可是气管也被切断,没有人能听到他发出的声音……
唔…胃里反上一股酸味。
soraru跑进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起来。可是胃里的东西,在早上就吐完了。
S!N跟在他的身后,在他的身边蹲下。
我一直很佩服soraru呢,明明很害怕死人啊,尸体之类,但是为了当刑警还是在勉强自己面对这些东西,真的很了不起。我羡慕这样的soraru,喜欢这样的soraru,所以我告诉你你想知道的结果,哪怕知道soraru的反应也会说。但是啊,作为soraru的恋人,这样的soraru也令我心疼。再多依靠我一些啊,笨蛋,哪怕只是害怕得叫我的名字也好。
嗯,S!N……
迎接soraru的,是那个熟悉又温暖的拥抱。
END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