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靡不有初

Tiramisu

纯脑洞与真人无关
纯洁的小朋友不要看。
手抖把之前发的删掉了……果然已经老了啊



suzumu最近迷上了做甜食。
曲奇,蛋挞,抹茶蛋糕,杏仁酥……suzumu的尝试范围十分广泛。
成品的口感也非常广泛,有让soraru赞不绝口的瑞士卷,也有泛着一种诡异酸味的黑森林。

soraru回到家的时候,suzumu正在尝试新的甜品。
虽然说认真的男人最帅,但穿着烹饪服的suzumu总能莫名戳中soraru的笑点。
像个欧巴桑一样。soraru这样评价。
你在做什么?换好家居服的soraru尽量忍住笑,一本正经的指着suzumu正在抹平表面的不明物质发问。
是提拉米苏。suzumu并没有转过身,背对着soraru回答。
这是意大利甜点吧?可我明天就要去意大利了呢,总觉得提不起试吃的兴趣啊。soraru偷吃了一个旁边洗好的草莓。
正因为你要去意大利,所以我才想让你对比下差别,让我改进一下。suzumu把半成品放进冰箱。
suzumu你是准备开甜品店吗?因为没有和恋人商量就决定出游,心怀愧疚的soraru想在离开之前消除恋人的不满,便寻找话题和恋人沟通。
只是喜欢做而已。suzumu脱下了烹饪服。
这是……唔…su……
soraru被突然转过身的suzumu吻上了唇。
被抱住了,就像被慕斯圈固定的蛋奶液一样,无法自由的流淌。
口腔里充满着suzumu的味道,不属于自己的唇舌翻动着,和那只灵巧的,在自己身体上游弋的,搅动蛋液的手一起,要把自己溶化在情l欲之中。
只有suzumu的吻,才有这样的感觉,那种直达大脑深处的麻痹感,不管多少次都令soraru无力反抗。
soraru,我想做,陪我。
suzumu放开了soraru,提出了要求。
被放开了,可是还想要更多地,更多地,被suzumu碰触。
真……狡猾啊,su…zumu。
soraru抬起一只手遮住眼睛,明明知道自己无法拒绝。
得到了许可的suzumu把恋人的上身压在流理台上。
宽松的裤子被褪下,soraru白晰的双腿袒露在空气中,身体在空气的刺激下有些发颤。大腿能感觉suzumu的抚触,手指慢慢地向上游走,直到小腹,soraru感觉自己就像suzumu正在制作的甜点,那个人的动作牵动着自己的呼吸。
呜……请,请快一点……手挡不住的地方,红到可以烧起来。
明明只是吻和抚摸而已,连敏感的部位都没有触碰到,但身体却前所未有的火热。
suzumu一手撑在流理台上舌头像大猫一般舔着soraru的脸,一手开拓着即将进入的密地。
soraru即使用手挡着眼睛,也能感受那道热切的视线。身后的手指带着冰凉的液体探进来,搅动,翻转,而大腿上顶着一个炙热的硬物,soraru甚至有能感受到它的脉动的错觉。
冷与热,好难受。
嗯……
另一个人的动作停下了,soraru不解的挪开了手,看向那个人的方向,视线是模糊的,但却能看到那个人的眼睛,很亮,带着灼伤soraru的温度。
啊……哈……哈……
终于进入了,充分的扩张并没有带来太大的疼痛,反而有一种满足的欢愉。
suzumu没有停顿太久便纵骑驰骋。两具彼此渴求的身体疯狂的交合着,碰撞着,呻吟和喘息不久就充满了这个甜腻的空间……

soraru顺利到达了意大利,在那个创造出提拉米苏的地方,soraru知道了提拉米苏的真正含义:带我走。



有没有小伙伴能帮忙整理出soraru,mafu等唱见的喜好和厌恶?情报超少的某跪求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