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靡不有初

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结果和预想完全不一样……也是醉了




mafu一个人坐在酒吧里,用手在黑晶的吧台上划着一个个圈。面前放着一杯将尽的冰水。
朋友不知道去哪里了,酒吧里昏暗的空间总是很多,偶尔一些角落发出女人的娇声。
在这里的一个小时里,有不少人注意到了面容俊美的mafu,他们其中不少人想邀请mafu喝一杯,但都被mafu笑着拒绝了。人们纷纷议论着谁能带走这个貌似走错地方的美人。
一个人大咧咧地在mafu旁边坐下,点了杯酒,抱怨般的说:呐,mafu,你这个人真没意思,不带你出来吧,你说家里闷,带你出来吧,你又像在家里。然后把那杯酒精度数颇高的酒饮下。
mafu不置可否的笑一笑。这是mafu的朋友之一,酒量一般,但酒品就不可恭维了,绝对是对他人精神和肉体上的巨大冲击。大概是那帮重色轻友的家伙看他快醉了,把他赶了过来。
我去卫生间。为了避难,mafu采用了最为古老的尿遁法。
mafu站在洗手台前低着头洗手,就像一个小学生,很慢很认真。
其实,mafu也知道自己坐在这里没什么意思。对mafu来说,世界上只有两个地方,家里和外面,只是他已经不想呆在那个冷清的家里了,所以只要是外面哪里都好,至少有人气。
唔!唔…mafu突然被人捂住口鼻架住脖子往男卫生间里拖,mafu拼命挣扎,却在镜子里看到身后的人那张脸的瞬间停止了,半推半就的被带进了某一间隔间。
砰!厕所的隔板门被重重带上。
你怎么……话还没说完,唇就被堵住了,mafu看着眼前人快喷火的眼睛,安静的接受着称不上亲吻的吻。
mafu想不通那个人为什么会在这里,明明扔下自己一个人,外出旅行了。
那个人的动作没有停,他好像忘记了他引以为豪的技巧,左一下右一下只是乱七八糟的咬着mafu的唇,就像古代攻城的新兵,完全找不到诀窍,在城门外磨磨蹭蹭。
可那只手却老练的从下摆伸入mafu的衬衣内,极为耐心的,用色忄青的手法,沿着脊椎,上下抚摸着mafu的背。
哈……soraru……mafu呻吟了一声,似难受,似催促。
今天的soraru太奇怪了。
那个人没有说话,停下撩拨的动作,把mafu的腰搂向自己,另一只手探入mafu的臀间。
身后的抚摸与触碰让mafu很不舒服,身体微微发着抖。全身都软了,却不敢低下头,看恋人的让人沉迷的眼睛里,自己羞耻的模样。
嗯……嗯……唔……
被摸到了,那个让身体奇怪的地方。
不……要了……so…soraru……mafu眼睛周围不明原因的红了起来。
太奇怪了,今天的soraru和自己。
mafu的手撑在隔间的门上,身体里不属于他的温度在横冲直撞,如同攻陷君士坦丁堡的土耳其士兵在那座美丽的城市里掠夺着无与伦比的宝藏。
啊……啊啊……
身体被冲撞着,颤抖着,卫生间里的空气变得灼热起来,充满了呻吟声和喘息声…
终于,mafu和soraru同时满足的叫了出来。
soraru靠近mafu的耳朵,说出了今晚的第一句话:我觉得最美的风景应该和最喜欢的人一起看,所以,我回来找你了。soraru顿了顿,但是,因为你出来随便勾搭别人,所以待会我会继续之前对你的惩罚。
END


再也不敢在编辑名字的时候偷懒了……
以及请叫我卡H小能手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