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靡不有初

死之前撸一次……
依旧强烈的违和感……


mafu买了新的鞋带。
白色的,和鞋子的颜色一样。
鞋子的底磨得很厉害,但鞋面很干净,看的出主人的爱惜。
他哼着歌慢慢的让新鞋带穿过一个一个的小孔固定在鞋子上,就像用针缝补一块珍惜的布料。
鞋子是akatin送的,所以mafu很喜欢,几乎每一次见面都穿着这双鞋。
akatin,你要洗多久啊,你是把自己当泡菜吗?mafu想起什么似的朝浴室喊。
可是浴室里没有回音。
akatin?mafu感到不妙,放下手中的鞋子朝浴室走去。
akatin,我进来了哟。
浴室里依旧没有回音。
大概是泡晕了吧,那家伙。mafu想。
打开门,浴室里已经没有水蒸气了,水滴凝结在墙上顺着瓷砖留下来。
akatin?
浴缸里的青年闭着眼睛,头微微歪着。
akatin!mafu俯下身,轻轻摇晃akatin的身体。指尖所触肌肤带来些许凉意。
akatin,不要睡了哟,我们好久没有合唱了吧?快醒来合唱吧。
mafu期待的看着喜欢的人,虽然那个人没有睁眼。
那么,我就一个人唱了哟。mafu坐在浴缸的边缘,笑着说。
浴室里想起了轻轻的哼歌声。
浴缸里的青年依旧闭着眼,脖子上的血痕在素白的皮肤上异常刺眼。残留的血从缝合处流出,浸湿了用来缝补的白色鞋带……


病娇mafu杀死了tintin……割下了喜欢的人的头……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叙述很乱啊………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