萎靡不有初

文学少年的忧郁2

文学少年枝的设定
虽然觉得可能会是长篇,但是居然这么长
会努力更新哒



part2
狛枝凪斗在不知道第几次看完了日向创的那本《有一天我得到了我渴望的才能》,就如同先前的每一次一样,被其中所蕴含的希望深深感动。
但是也就这样了。
日向创在网上连载的第二部在两年之前就没有再继续更新了,准确的来说是756天没有再更新一个字。
[啊,果然对于没有才能的人来说希望就是毒药呢,不过怀着那么浓烈的希望消失什么的,真是让人羡慕呢,明明我还想在他身上看到更多更炫目的希望的……]
狛枝习惯性的打开经常逛的论坛,果不其然,飘在最上面的贴子大部分都和神座出流有关,标题像什么《神座大池面,我爱神座一万年》,《今日神座出流签售现场实况》之类的。
[人气作家,果然很受欢迎呢。]狛枝托着腮,点开了第一个帖子。其实做什么都无所谓,只是找点事情给自己做,找个理由放空自己而已。

“3L 请叫我漂亮小姐
真的真的,神座出流太帅了,帅到即使被他说是丑女我也不会生气的程度啊。
4L 东京电视局局长
你其实就是丑女吧,还不许别人说吗
5L 请叫我漂亮小姐
你去搜我推特xxx(链接)睁大你的狗眼再来说话吧
……
26L 匿名的E子
今天超幸福,排队排在第一,第一个拿到了神座的签名,还是To签哦~
[图片]
ps:本人真的好帅啊,去当明星也完全可以啊
……”

其实之前日向创也和狛枝说过“如果签售的话第一个签名一定会留给狛枝”这样的话,只是那家伙连第二本书都没有写完就消失了。那时候狛枝经常在在日向连载《有一天我得到了我渴望的才能》的博客下留言,日向与自己“唯一”的读者狛枝也变得越来越熟捻。日向个性很腼腆,但和狛枝熟了以后反而变得健谈起来。托日向这样性格的福,狛枝知道了很多关于日向的事。比如日向创就是他的本名,因为名字太普通所以干脆就当做笔名了;比如日向和狛枝住在同一个城市;比如日向因为性格的关系所以朋友很少;比如日向最喜欢逛的文学论坛……狛枝甚至因为和日向用博客站内信不方便的关系,特意下了line。“真的好棒啊,我下了line很久了,一直想等交到朋友能一起玩,狛枝君是我第一个朋友哟,终于有能够联系的人了,真的好开心。”
[朋友?听起来似乎是个充满希望的词],狛枝在发现自己的幸运可能会给别人带来不幸后,一直在避免和别人接触,始终是孤身一人。[但是网上应该也没有关系吧?]于是狛枝凪斗和日向创成为了朋友。

“356L 我与世界的破坏者
……如果故事就这么结束就好了,大家都得到了幸福。
357L 日向雏
楼上脑补过度了吧,互相残杀的故事怎么会有幸福的结局?
358L 我与世界的破坏者
那可是官方特典的内容,不能好好买一本书读读吗? ”

[日向?!那家伙回来了吗?]狛枝心不在焉的刷着帖子,却被某一楼的一个名字拉了回来。兴冲冲的狛枝在看清那个名字以后,好像所有力气都被从身体里抽光了,生出了一种无力感,就像发现日向突然消失的那天一样。约好一起去图书馆的人,第二天就不回line,也不回站内消息,第三天,第四天,之后的每一天,发出所有的消息都是未读,就像突然把狛枝从生活中剔除了一样,消失了。[那个骗子!]虽然狛枝这么告诉自己,但是看到日向的书还是忍不住被吸引,一遍又一遍的看下去。


第二天狛枝去还书的时候被前台的工作人员告知有人托他们转交一个东西。
“不好意思,狛枝先生,我昨天下午请假了,接替的同事忘记了有要转交的东西,您能稍等一会吗?我现在去拿给您。”狛枝看着穿着小高跟小跑向工作人员休息区的女孩子,心里叹了口气。[转交东西给我这种人?怎么可能呢?]
在等待的过程中,隔壁窗口传来了一声惊呼,其实也就是正常音量而已,但是在安静的图书馆还是很清晰。“您真的是日向先生吗?”狛枝听见柜台里的那个女孩喊到。
狛枝不由的向旁边看去。隔壁站着的是昨天在书梯那边看到的男人。
[日向这个姓这么普遍的吗?]狛枝没想到那个男人也姓日向,不免有些惊讶。
“狛枝先生,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朝气的女声拉回了狛枝的思绪。
“啊,没关系。我能问一下是谁拜托你转交的吗?”
“是当红作家神座出流先生哦,不过他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想到就是了,还是参加了签售会才知道的。他说是您的朋友,但太久没有联系了,联系方式也弄丢了,只记得您经常来图书馆,所以想试试看能不能把东西交到你手上。”那个女孩子在转述的时候特意还变粗了声音,似乎在模仿神座出流。
“啊啊啊,就是他。狛枝先生,神座先生,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吧,两个多年不见的老友在图书馆邂逅。”女孩子看到了什么,神情突然激动起来,音量也大了很多,引得不少人往前台这边看。狛枝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了那个刚刚还被叫做“日向先生”的长发男子。
对方似乎刚刚办理完事物要离开,就被叫住了。他朝狛枝走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狛枝凪斗?”他的语调很平常,如果不是最后那个上挑的尾音,狛枝会认为他说的是个陈述句。
“嗯。”狛枝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搞的不知所措,他左顾右盼,希望有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知道整个事件经过的前台工作人员已经自己激动的不行了,嘴里还说着什么“男人间的约定”。
“能找个地方谈谈吗?”神座出流说。
“谈什么?”狛枝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当红作家,连他的书都没有读完。
“狛枝凪斗和日向创的事。”男人说完冲狛枝晃了晃手机,那是三、四年前的一个老旧机型,屏幕里显示的是两个人的对话。
“狛枝君平时都在做什么呢?”
“看书。我喜欢在图书馆看书。”
“是市立图书馆吗?”
“是的。”
“我也经常去那,说不定我们已经见过了呢。”
“那下次有空一起去吧。”
“嗯,那约好了。”
那是狛枝凪斗和他的第一个朋友日向创最后的聊天记录。狛枝不知道看过了几遍。再后面就是狛枝一个人的消息刷了整屏,像一个人孤独的自言自语。
狛枝感觉自己一瞬间就从这个世界抽离了,耳边嗡嗡作响,麻木的被神座出流带出了图书馆。
tbc.



一一一一一
最后,我是甜党,怎么可能会虐,下周目就是糖啦~

文学少年的忧郁

文学少年枝的设定
估计会很长吧
会努力更新哒

part1
狛枝凪斗平时很喜欢在图书馆里消磨时间,毕竟呆在这里的话也不会给别人带来太大的不幸。
只是今天图书馆附近的广场人比平时要多,像在做什么活动的准备一样搭建了台子。
[有些吵]狛枝想。在他向图书馆靠近的时候,工作人员刚好挂好背景布。
神座出流签售会。
[神座出流么?]狛枝想了一会,决定不参加这次签售。
狛枝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神座出流的粉,至少他不喜欢神座出流的书。虽然神座出流的推理作品非常注重细节,推理也很讲逻辑,甚至在毒理学、犯罪心理学等领域堪称科普教材,从那些冷淡的字句中能看出这个人知识的渊博,但是就只是纯推理而已。文中人物和他的文字一样的冷漠,没有希望也没有绝望,没有感情没有爱憎,所有的情绪都一笔带过,这也是被那些评论家诟病的所在。
狛枝继续向图书馆走,将书迷的喧闹抛在身后。
由于平时都呆在这里的缘故,狛枝凪斗将外侧书架上的书看了七七八八,每次找书只能向书架的的深处搜寻。
图书馆靠内侧的书架很少有人来,一些老旧的、冷门的书大多放在这边,甚至有了图书馆怪谈一样的东西。狛枝倒很喜欢来这边,这里的书虽然有的很古怪,但意外的很有趣。随意选了一本书,狛枝向他平时呆的角落走去。对想消磨时间又不愿意给别人带来麻烦的狛枝来说,那个角落里的书梯,已经成了他的专属位置。
[今天图书馆的灯意外的暗呢,工作人员忘了开灯吗?说起来这种灯光果然很适合怪谈出现呢,长发红眼睛的女人什么的。不会今天被我遇到了吧,哈啊,开什么玩笑,我可是超高校级的幸运呢。]狛枝一边想着一些有的没的,一边走。
狛枝有些微近视,不过不影响生活也就没有配眼镜,所以他走到离书梯很近的地方时才借着昏暗看到他平时呆的位置已经有人坐了。
对方似乎听到了他的动静,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长头发!红眼睛!图书馆怪谈!
狛枝吓了一跳,几乎跌坐在地上。
对方似乎对吓得不轻的狛枝毫不在意,低下头继续盯着手上的什么东西了。
狛枝虽然没有发生坐到地上这么尴尬的事件,但是身体有一种动不了的感觉,他站在原地,保持着和对方对视时的姿势。
[真是不幸啊,我,居然真的遇到图书馆的女鬼,我不会变成一具干尸吧,,,那,,,那个,他胸口有起伏,应该是活着的吧。]不知道是不是过度紧张大脑充血的关系,狛枝竟然看清了对方手上拿着的书的名字,《有一天我得到了我渴望的才能》。作者虽然因为字体大小和近视的关系看不清,但是狛枝知道,作者是一个叫日向创的家伙。
图书馆怪谈里的女鬼会读这样的书吗?这家伙应该是个人类吧。
“那个,我喜欢的小说家,你也有读啊,因为实在太冷门了,知道人不多呢。”狛枝试着开口。对方听到他说话,冷淡的抬起头看着他。
气场好强!
狛枝又被吓了一跳,但是看对方似乎不排斥这个话题,为了推荐自己喜欢的小说家,他继续说,“虽然这个作者的作品不多,文字也很青涩,但是能看出来一直在成长呢,他文中的那种希望,那些对才能的渴望,简直斯巴拉西,让人炫目呢。虽然只是个普通人,但是却拥有那么多的希望,世界真的不公平啊。不过他的这本书有在网上连载第二部,虽然只写了一半并没有结尾,但是好好奇后面写了什么啊。”
“无聊。”
狛枝第一次听到对方出声,声音冷淡,也很好听,只是是个男声,并且拒绝了狛枝的安利。
“抱歉,我这样的人兀自和你说话让你感到困扰了吧,但是……”狛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对方身上传来手机震动的声音。对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从书梯上站起来,把书放回书架,然后离开。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多余的动作,狛枝打赌那个男人绝对练过体术。
[啊,安利失败了。不过正常人不会懂的吧,这本书里所蕴含的希望的力量。既然没人欣赏我就再看一遍吧。]狛枝向书架上将不久前才放回的那本《有一天我得到了我渴望的才能》拿下来,坐到书梯上阅读。
《有一天我得到了我渴望的才能》讲的是一个烂大街的故事,平凡的主人公因为没有才能而被欺负,渴望得到才能的他机缘巧合得到了他渴望的才能,从此走上了拯救世界的道路。只是一个无能的家伙对充满才能的另一个世界所产生的妄想而已,但是狛枝却极其喜欢里面体现的希望,那种字里行间透露的能够打败一切绝望的希望。
由于光线太过暗淡,狛枝又没有找到灯的开关,只好在前台办理了借书,准备把书带回家看。
前往车站的路上,狛枝又看到了神座出流签售会的现场。现场气氛非常热烈,在场的人数一点也不输给人气明星握手会。甚至一些粉丝,抱着书喜极而泣。
[真是壮观啊]狛枝想,但是脚下没有停顿的离开了现场。

tbc

恋爱惯性

请务必看完,不然会有无法解决的疑问,谢谢合作

死皮赖脸装淡定的文风请见谅


soraru上车的时侯,对于这个乡下小镇来说已经很晚了,所以车里人很少。

夜里,搭乘末班的列车一个人从宫城郡到仙台,这件事本身似乎就足够疯狂。

因为是慢车的关系,车内装饰就像九十年代里的日剧那样,长长的一条塑料椅子,反射灯光闪闪发亮。

soraru不喜欢坐夜里坐火车的感觉,四周是陌生的黑暗,偶尔才有一点灯光,如同绝望中寻求渴望,不知脚下颠簸的列车何时会停。

亲爱的乘客们,本次列车终点站仙台市,现在我们即将离开松岛町站,列车即将关门,现在为您播报预计抵达各站的时间……车厢里回荡着甜美的女声。

soraru打开手机看了一眼,9:50。大概一个小时后就可以到达仙台市,再转乘东北新干线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回到东京。

真是快捷啊,明明来的时候路途那么的漫长。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一个年轻的男人询问着soraru身边的位置。

soraru抬头,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有些发愣。

“不可以。”soraru听到自己这么说。

“啊啊,今天真是好冷呢,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一直在下雨,出来玩的心情都被破坏了。”仿佛没有听到soraru的话,男人坐了下来,对soraru说,他一脸笑容,一点也不像他所说的心情被破坏了。

soraru不着痕迹的往旁边靠了靠,只可惜他上车的时候选择了靠门的位置,能挪动的空间不是很大。

“干嘛啊,soraru,有那么嫌弃我吗?”男人笑着说。

“并没有,只是腾出地方来让你放箱子。”soraru回报他同样的笑容。soraru知道自己的理由多么蹩脚,但是,无论如何都想要远离这个人。

“箱子的话我放另一边也可以,坐近点吧,那么久没见面,得好好聊一聊。”男人说。

“是啊,s!n。”soraru垂下眼,按耐下心中呼之欲出的某种情绪。

“果然春天是恋爱和旅行的季节啊。soraru是出来旅行吗?”男人伸了个懒腰,笑的春光荡漾,仿佛他们依旧在那所高中,正度过无忧无虑思春期。

soraru看着男人无名指上的反光物,皱了皱眉。“嗯,一个人出来的。”

“一个人来松岛吗?这可是日本三景其中之一,不过一个人是不是太孤独了……”男人似乎这辈子没有讲过话,一直絮絮叨叨说个没完。

“比起在人群里孤独,我还蛮享受独处的时间。”soraru说。

“你还是老样子啊……”男人听着笑出了声。“你还记得高二的时候………”

男人不停的念叨过去的事,仿佛自得其乐的自言自语。而soraru看着对面镜子里反射的男人的影子,发呆。

在他们还是情侣的时候,还是少年的男人也是这么坐着:穿黑色的校服,头发稍长,身体削瘦,皮肤白晰,就像少女漫画里标准的男主角,无论哪一个角度都让人怦然心动。他直挺挺地坐在华丽但老旧的沙发里,略低着头。看得让人心疼。

背景声里老师和父母们质疑他们的关系。

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就像约定好一般,统一了口径。

没有说再见,也没有说分手,就像为了证明这句话一般,逐渐疏远,就像油和水在短暂相融后分离。


soraru同学,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在有黑色夜景的列车上,某人这样说过。

明明不在一个班,即使同坐一班列车也只是打招呼。soraru却觉得对方僵硬的身姿和惆怅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就这样被诱惑,欣然答应了交往的要求。


“soraru?soraru?”一只不停在眼前晃的手唤回了soraru的思绪。

嗯?soraru转向s!n。

“soraru同学,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

“好。”


就像黑暗中无法停下的列车一般,总是会按照固定的路线走下去,无论前方是深渊还是天堂,这就是爱的惯性。


———————————————————————

以下是类似番外的小剧场

———————————————————————


part1

听到自己的回答,soraru愣了一下。

“s!n你结婚了吧?”soraru想起对方无名指的戒指。

“没有啊。”

“那你的戒指……”

“戴戒指的话大家就不会太过在意我的感情问题了。”男人一脸无辜。“我心里只有你。”

soraru脸红了起来。


part2

s!n抓着soraru的手,在列车打开车门时冲出了车厢。

“s!n!还没有到站吧?”

“嗯,可是……

这里不远处的那家旅馆有鸟笼房间,我觉得那里很有sex的气氛。”

s!n指着一张宣传页说。

soraru的脸红了。


part3

在很有sex氛围的情人旅馆里,激烈运动的休息时间里,soraru产生了一个疑问。

“s!n,你之前到底是和多少人……嗯……做过?”

“只有你和……Tenga”

“Tenga?”soraru脑子短路了。

“这个。”s!n起身,从行李箱里拿出风靡全世界的红色飞[哔一]杯。


part4

“能在旅行的途中再相遇,真是太好了。这就是命运吧?”

“不是”,s!n挠挠头,有些为难的样子。“我是跟着你的推特来这里的。”

“这样啊。”soraru想了一下,发现之前句子有些浓重的中二病气息,果然中二病是会传染的。

“那个……我已经开了50个小号来fo你了,你不要难过好不好?”

soraru的脸又红了。


解剖时光

这是我写过最长的文……

再次挑战S!N做法医的设定

有死亡的情节

内线响起来的时候,S!N正翻来覆去地看手机。

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未读邮件。

电话也打不通,冰冷的女声一次次提醒那个号码的主人已关机。

そらる已经消失4天了,至少在S!N的世界里是这样。

同性恋人,这种在世俗社会里尴尬的关系,连报警都没有资格。

[值班的法医,请立即到解剖室,有新的情况]内线的听筒里传来同样格式化的声音,无端让人厌烦。

S!N挂掉电话,走向电梯。

解剖室在另一栋两层的建筑里,和尸库、DNA检验中心、物证室、药毒检验中心在一起。那栋楼也被S!N的同事们戏称为万事屋。

[S!N!]另一个值班的同事春在解剖室门外向S!N招手,看起来像在做什么招魂的仪式。

S!N打了一个冷颤,万事屋里的气温比夜间的室外温度还要低一些。

[是一个青年男性,根据钱包里的证件,身份基本已经确定了]同事说。

和S!N一起值班的春是一个乌鸦嘴。十分钟前他正在化验室里侃大山,指着化验室刚收到的取样水体和一包死鱼,说[咱们这还真是万事屋,什么都要管。啧,这么大一包鱼,怎么用尸袋装啊,看着怪渗人的,总觉得拉开拉链就会伸出一只手。]

俗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S!N就这样接到了内线电话。

S!N和春一起熟练地换白大褂,带防毒面具,套乳胶手套,和往常一样进入解剖室。

[先检查尸表吧,解剖等征得家属同意,程序总要走]春走在前面,随意的说。

严格的来说,S!N应该是叫春前辈,毕竟在S!N还在实习的时候,春就已经是正式法医了。

[嗯]S!N跟在春的后面,扑面而来的鱼腥味。防毒面具可以隔绝有毒气体,但无法隔绝臭味。

[那帮家伙是把一整包鱼给抬来了吗?]春嘟哝。

解剖台上,躺着一个被白布盖着的人形。

春掀开了白布,[真的长得很帅啊,是明星吧,真是可惜了]

S!N看到那张脸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脑袋像钟一样被撞得嗡嗡作响。

そらる!

S!N的双腿支撑不住般急步往后退,撞倒了后面的工作台才停下来。

春发现了S!N的异样,问[认识?]

[嗯。]S!N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个噩梦,梦醒来他还是能和そらる亲吻拥抱。

[节哀]春用力抱了一下S!N,[我觉得比起伤心,你应该做的是抓住犯人。]

春走了出去,对门外的人说了什么,回来把S!N带回解剖台。

S!N想,如果死亡的是熟人,法医是要回避的,自己终究什么都做不了。

[按规定你应该回避,但这样我还要在等很久,衣服换来换去很烦,所以你来做记录吧]春说。

S!N用纸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尽量忍住不去看自己熟悉的身体。

[睑球结合膜可见出血点,指甲青紫,窒息征象明显。]春一边检查尸体一边缓缓的说,[口鼻腔黏膜未见损伤,颈部皮肤损伤出血。]

S!N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往纸上写,脑子里乱的一团糟。有时出现的是そらる生气的表情,有时是そらる说的一句话。

[S!N桑,如果你有一天死掉了,我一定不会来看你的]正在看奇怪杂志的そらる抬起头,对昏昏欲睡的S!N说。

[嗯……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你死掉了啊,看到我不仅活着还过的这么好会很嫉妒的吧]

[什么理由啊,这是]S!N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太困了,身体不受精神的控制。

[那如果有一天我死掉了呢?]

[解剖你,看看你的脑回路为什么那么奇怪]

[你应该笑着和我说话啊]そらる一脸正经的棒读。

真的很奇怪啊,你。S!N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声音。

S!N不记得有些话的对话是真正发生的还是那时的自己已经睡着后大脑皮层继续活动而产生的梦境,但是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未想过そらる会发生意外,即使自己的职业总是接触那些意外逝去的生命。

这场梦如果醒来讲给そらる听的话他会是什么反应呢?真想知道啊。

[初步判断,应该是绳索勒住颈部窒息死亡。从角膜来看死亡时间应该是十一小时前。]春已经检验完尸体,拿过S!N的记录仔细查看。[去吧,门外应该有人等你]

S!N打开门,一个刑警站在门外。一个同为法医的同事蓬头垢面的站在门外,似乎刚从床上起来。S!N侧身让他进入解剖室,然后跟在刑警后面去审讯室。

[节哀],坐在对面的刑警说。[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

S!N木然的点点头。人类的语言真是贫乏,每个人都只会说这一句话,这最没用的一句话。

S!N最后见到そらる是4天前,不,5天前,24点已经过了,又是新的一天。

那天是S!N因为工作无数次放そらる鸽子的中的一次。

S!N答应そらる利用难得的假期一起回そらる的老家。可是还是爽约了。不知道为什么,そらる那天情绪很激动,本该生气的声音里,充斥着恐慌。

长久的争吵以后,平时支持S!N工作的そらる彻底切断了和S!N的联系。

如果自己能好好的和そらる沟通,そらる也就不会一个人离开,甚至如果自己翘班就这样不管不顾的和そらる一起按照原计划,那么结果就会不一样。

偏偏是这样的,最糟糕的结局。

S!N回过神,询问室里已空无一人。他僵硬地站起身,慢慢走向门口。

[他现在在尸库]春站在门外,给S!N指了路。

[不是规定不许在这里抽烟吗?]

[因为我很担心某个蠢货啊]春用脚踢散了满地烟头[别说你在这里见过我]

[好]

S!N被尸库的工作人员带到そらる身边,坐在工作人员搬来的凳子上,右手紧紧攥住そらる的手,就像在照顾昏睡的病人。

如果不看そらる脖子上的勒痕,そらる就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如同S!N晚归的每个日日夜夜,S!N做的的那样,坐在床前,借助窗子透过的微弱的光一遍遍用眼神描绘そらる的五官,漆黑的是眼,嫣红的是唇,再往下是埋在被子里若隐若现的锁骨,幸福在心里就像那些溶在可乐里的二氧化碳一样,不断的上涌。

是什么时候注意到这个家伙的呢?

S!N可以很清楚的记得那是高中的时候,某个暑假开始之前,在空荡荡的某个教室里,有一个人趴在课桌上,应该是在睡觉,他身后的窗外云霞满天。

S!N这才感到刚刚社团活动动得似乎太激烈了,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后来S!N才知道,那是そらる失败得刻骨铭心的初次告白。而告白前紧张得装睡的そらる,笨拙得可爱。

S!N很感激那个女生,否则自己也不会成为そらる的初恋。

S!N与そらる之间,先告白的也是そらる。

[你这家伙,怎么总是做自己不擅长的事啊]S!N回忆着过去,嘴角无声的翘了起来。

[S!N,我喜欢你,虽然我不知道人脑有几对神经,也不知道人体细胞有丝分裂的过程,但是请把你自己交给我,我会给你幸福的]そらる一定不知道他郑重的神色和乱七八糟的胡说八道凑在一起有多可笑。却让S!N瞬间淹没在幸福的海洋里。

[你一定不知道其实是我先喜欢你的,我可是因为你没有在推特上回fo我而失落了好久,被suzumu笑话了]S!N轻声说。

[呐,そらる对不起,我不该骗你的,我其实已经请好假了,我们约好一起去旅游的事,我一直都……呜]S!N用左手捂住脸,抬起袖子快速的把忍不住眼泪擦干,又微笑起来,[啊,抱歉,这里真的太可怕了,瞧,都把我吓哭了,一个人……真的……很可怕啊]

[你是S!N君吧]一个有些上年纪的女子打断了S!N近乎自虐的对话。

[是,是的]S!N急忙站起身。他从未见过这名女性。

[我是そらる的母亲]

S!N这才注意到她的眼睛周围明显的红肿,憔悴的脸色。[您好,我是そらる的……]

好朋友三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这位母亲打断了。

[そらる回家的时候和我说起过你]她似乎想到了自己的孩子,脸上露出温暖的神色。[听到这孩子说交了男朋友的时候,真的很惊讶呢……]

S!N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哭了起来。
END

ショパンと氷の白键(2)

-lofter总让我的格式变得很奇怪,我风骚的空行完全消失了

-一个关于肖邦与冰之白键的脑洞

-手机党的惨剧,开不了传送门
上一章节     ショパンと氷の白键(1)

烤薄饼和摩卡咖啡可以吗?开放式厨房传来mafu的声音。

好的,请随意。soraru回答。

十分钟前,soraru帮mafu把在便利店购买的物品拎回了公寓。

mafu为了感谢soraru就请soraru到家里做客。

这样的展开就像8点档的电视剧一样。soraru想。

soraru和mafu聊了很多,比如mafu用自己名字玩了 “ただいまふまふ”的文字游戏,比如一起讨论便利店的关东煮,比如吐槽和mafu那张写着我是高中生的脸不相称的年龄,比如谈论入住一个月周围邻居却不知道的宅男mafu的日常,还有soraru最在意的,mafu那首只弹了开头的肖邦乐曲。

我只告诉soraru你一个人哟。mafu抱着抱枕倒在沙发上,似乎很开心,不止是脸,连脖颈都有些泛红。

soraru点头,示意mafu继续说。

我啊,其实根本记不得谱子呢。mafu坐了起来,一脸神秘的说。

既然参加比赛就认真点啊,你的必奏曲目不是弹得挺好的嘛?soraru感到深深的无力。让自己困扰的,竟然是这种原因?

我很认真了呢。但是,好像在背必奏曲目的时候就把记忆力用光了。

你是老头子吗?记忆力这么差。soraru几乎可以肯定这是mafu的借口。

你听我说嘛,在高中的时候我出了一场车祸,那之后记忆力就一直不是太好,经常忘记东西,之前的事也……啊啊啊,我干嘛跟soraru你说这个,好奇怪。mafu用手挠头,露出了苦恼的神色,他说,我们才认识几个小时而已啊。

………

抱歉,让你想到了不开心的事。soraru不知道应该怎么接mafu的话,良久之后才憋出一句道歉。

没事,是我自己想说的嘛。mafu一扫脸上的苦恼,又开始嬉笑,soraru你真的好神奇,我明明很怕生的说,但是却觉得认识你好久了。觉得什么都可以对你说。

是吗?soraru觉得似乎有什么在脑中一闪而过。那么,mafu君可以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都可以问哦。

为什么要选肖邦的练习曲参加比赛呢?

嗯……mafu歪着头,眯起了眼。因为想让谁也听听看吧。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是应该是有个挺重要的人喜欢这首曲子。不过很可惜,我身边的人里没有喜欢这首曲子的人。mafu的声音里有了明显的迷惑。

soraru关上门,身体靠在门上慢慢地滑下来。

他没有开灯,因为心里的那根刺把所有的力气都抽走了。

他很想告诉mafu,其实记忆力不好的不是他,是一个叫soraru的笨蛋。

空旷的白色房间,里面放置的黑色钢琴,独居其中的中二病少年,还有因为没有暖气而冰冷的气温……

明明不该忘记的啊,那些两个人一起交织的时光。

在soraru高中的时候经常去朋友家玩。

有一次从朋友家回家的时候,在自动贩卖机旁唤醒了晕倒的mafu。

之后也是这样,被mafu邀请到家里做客。

「烤薄饼和雪水冲的摩卡咖啡可以吗?」那时还是国中生的mafu家里似乎也是用这两样东西招待自己。

后来也是这样愉快的聊天,soraru甚至去mafu家的次数超过了去朋友家。

「琴键如冰一样发出冰冷的音色」mafu这样解释不喜欢钢琴的原因。

「我们彼此时间有偏差,嗯,我懂的啊」每次分开的时候mafu都这么说,明明脸上的失望那么明显。

「来弹奏你最喜欢的肖邦的乐曲吧」每次见面mafu都这么说,但其实一次也没弹过。

「四周被雪之地毯覆盖」mafu赞美雪景似乎永远都只有这一句话。

「我们明天还能这样开着玩笑一起欢笑吗」自己最后一次去mafu家的时候,在mafu家门口,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的主人问了这样的话。

soraru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回答是一一当然。

可是他失信了。

真是讽刺啊,soraru想,失去记忆的mafu都没有忘记,而自己却忘得一干二净。

叮一一

叮一一

soraru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屋子的寂静,唤醒了沉浸在回忆与自责中的soraru。

是杂志社的主编来催稿的。

soraru不记得自己是怎样写完稿件的,他只记得在一遍又一遍的肖邦乐曲中,自己想象着那个失去记忆的孩子是怎样练习着这首曲子的。

晨光微现,这个城市又迎来新的一天。

一夜没睡的soraru敲开隔壁低血压的邻居家的门,无视对方一脸没睡醒的表情,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我这里有一个关于肖邦的c小调《第12练习曲》的故事,你要听吗?

ショパンと氷の白键(1)

-勉强算肖邦与冰之白键的头脑风暴,写的要比想象中长,所以切成了两段(我才不会告诉你我卡文了)。
-为了更有音乐感,加了很多的拟声词,可能很幼稚,但请别吐槽它们



当一一

当一一

弹琴的少年在用手指重重敲下开头的两个音符后,并没有继续奏响接下来的乐章。

观众席出现些小声的议论。

良久,他终于有了动作,全场又恢复的安静。

可是那个少年却慢慢站起,向评委席走去,深鞠一躬,然后信步走下台。

观众席一片哗然。

坐在记者席的soraru赶忙翻开参赛者名单,第74号选手,mafumafu,自选的演奏曲目是肖邦的c小调《第12练习曲》。

soraru是一家颇有名气的音乐杂志的记者,下期的主题是这次的大阪国际钢琴大奖赛,他是杂志社派到现场进行采访和报道的人员之一。

虽然只有两个音,但soraru分明从中听到了悲恸。那个少年应该是有些能耐的,那他为什么突然停止演奏离开呢?

soraru怀着好奇起身走向后台。

令soraru失望的是当天并没有在后台找到那个神秘的74号,而之后,没有弹完自选曲目的那个少年自然没有进入第二轮。那个少年,就像一枚石子,在激起一朵水花后沉入水中。

但眼下,还有更让soraru失望的一一截稿日,8个小时后。

他反复的听着一段段采访的录音,却不知道该写什么。

现在播放的,是比赛结束后soraru对一位头发花白的评委的采访。

当问到哪位选手最让他看好的时候,老人的回答有些出人意料。

老人看好的不是备受瞩目的前三名,而是那个只弹了两个音的少年。

他的必选曲目完成度非常高,感情也很到位,功底十分扎实。自选曲目虽然未完成,但是开头非常有肖邦的感觉,那种矛盾的悲怆和柔弱,令人震撼。可以想象,如果他完成全曲的话他的名次不会低。老人说。

咔嚓。

这段采访结束,自动播放下一段。

那是对这次大赛冠军的采访。

冠军的回答中规中矩,如同背了网上的模板。

嗒嗒,嗒嗒,嗒嗒。

不知道为什么,这段采访录音始终有杂音。仔细听的话还有节奏感,就像在演奏什么一样。

soraru突然想起那个冠军的右手,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一直在用指尖敲击放着录音笔的桌面。

似乎有谁也曾这样,用手指敲击着玻璃窗,窗子被那只纤细的手敲得震动,上面凝结的白霜被扑扑抖落。

当一一

当一一

在soraru分心的时候,播放的内容发生了改变。

肖邦的c小调《第12练习曲》。

不过这是soraru从cd拷贝的完整版。

这首又被称为《波兰沦陷》的曲子,是soraru最喜欢钢琴曲。

「够了,为什么?

不要哭啊,

我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好冷,明明是在室内。眼前的人依然穿的单薄,不冷吗?mafu君。

等等,mafu君?!

soraru从凳子上一下子坐直了,颈部的肌肉猛地被拉伸发出了抗议。

嘶一一

原来…是梦吗?

还mafu君,soraru自嘲的笑笑,果然自从听了那个少年的演奏,自己就不正常了吧。

晚饭时间,家里空空如也的soraru不得不外出买便当。

soraru的家在走廊的尽头,上下楼都要穿过长长的走廊。

有些麻烦,但很安静。

哔啵哔啵一一

soraru锁门的时候,隔壁邻居的门在一阵模仿神奇宝贝的声音中打开。他不禁朝隔壁看去。

似乎感受到soraru探究的视线,少年飞快地关上门,对soraru小声的说了一句晚上好,逃似的离开了。

mafumafu?那个神秘的选手?他住自己隔壁?soraru有些惊讶。

不,是自己看错了吧,毕竟这几天很累。看着快速消失的身影,soraru告诉自己世上没有那么巧合的事。

便利店的人意外的多。

soraru挑了平时常买的一种便当,跟在长长的付款队伍后。

十多分钟后,终于快轮到soraru。

soraru前面的人买的东西很多,竟然装了好几个袋子。

那个人试着把它们全部拎起来,但似乎失败了。有一袋东西散落了出来,堆了一地。

soraru弯下腰帮他一一捡了起来。

没事吧?soraru把东西递给那个人,却在看到那个人的脸的时候愣住了。

mafumafu?

原来真的是他,即使只在音乐厅远远看过他,只在选手资料里看过他的照片,但那张精致的脸,soraru认为自己绝不会认错。

TBC

Sunday-two days enough

文力几乎下降为0……换了视角,觉得瞬间开阔了


之前章节   Friday-two  fools

                   Saturday-two hearts


今天是周日。

soraru的休息日。

soraru每周休息三天,周二,周四和周日。

周一的时候,他遇到了一名名叫mafumafu的病人。

他怯生生的走进soraru的办公室,像一只被带到新环境的猫。

soraru有些错愕,抑或震惊。

这种感觉很微妙,如果用他成为恋爱咨询专家的学长的话来形容就是,遇见了命运。

soraru的学长是个很奇妙的人,经常在别人面前说糟糕的话,并且热衷于收集和使用Tenga。所以尽管学长成绩优异,soraru总觉得他其实非常需要心理上的治疗。

但,那一刻,soraru却不得不承认,学长在某些方面的确很有研究。

学长曾经在一篇论文里说,这个世界上有两万个人会跟你一见钟情,可惜你一生都未必能遇见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所以,一见钟情不是心理因素,它是概率,也是命运。


而现在,海外归来的学长对soraru的择偶观进行了一番评述。

论证的重点在于很久以前,soraru的一条推特:有没有又会做家务性格又好的美少女,后来一想和三个人结婚不就好了嘛 很简单啊。

学长说,既然soraru桑你很清楚在现代社会要找一个能够达到你心目中期望值的对象几乎不可能,但你还是不能忘记这个想象中的形象甚至期待着有一天能和她见面,说明你对恋爱抱有非常不现实的期待。从这点来看,你对恋爱的看法很不成熟嘛,顶多高中生水平。

高中生?!

soraru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咖啡,心里默念上学的时候导师说的话,千万不要和有些病人较真,不然你也会变成神经病,而在神经病领域他们经验丰富,你必输无疑。

所以说啊,soraru桑不要总和高中生一样每天大喊着我好寂寞好空虚我要和妹子恋爱结婚,但在家里幻想着遇见了世界上最完美的女性展开一段完美的恋情。你应该更现实一些。嘛,为了让你成为成熟的男人,学长把自己珍藏的Tenga送给你。快收下吧,不要客气。

soraru瞬间很后悔来和学长见面。


和学长告别后,soraru站在路口等红灯。

叮。

手里的手机轻微的震动了一下。

soraru收到了来自mafu的短信。

医生,我喜欢你,能和我交往吗?

简直……就像高中生的表白。

但soraru知道,那个性格腼腆甚至有些自闭的孩子,要发出这条短信需要很久很久。

还好,昨天没有忍住,告诉了mafu自己的号码和邮箱就藏在自己送他的交通卡卡套里。

能出来吗?我想当面对你说。soraru回复。

过了一会,soraru收到了mafu的回信,soraru能想到他拿着手机满脸通红的等着自己的回复的样子。看到回后微复张着嘴,手忙脚乱的打错字,又手忙脚乱的一个个删除,好不容易发出了消息,又一头倒在沙发上,抱着teru的抱枕打滚。

被自己想象中的mafu萌到,soraru心满意足的打开回信。

里面只有一个字:好。


约定的地点是mafu家附近的公园。

soraru跑到那里的时候,mafu正站在路灯下,手里握着手机,在长久的环顾后,偶尔看一眼,似乎在看时间。

放慢脚步,调整呼吸,看着渐渐缩短的距离,soraru能清晰的感受到多巴胺随着剧烈的心跳漫遍全身。

mafu桑。soraru轻唤。

医生…那个人转过身,但逆着光,看不清表情。

长久的静默,像是一部电影的长镜头。

那个……能再说一遍吗?那句话。soraru错开眼,嗓子里发出的声音很干涩,像被砂纸打磨过。

mafu攥着了手机的手轻微颤抖着。

良久,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mafu发出了声音,像是稍弱一分对方就不能听到一样,大声的,用力的抬起头说,我一直,一直喜欢着医生,从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喜欢了,所以医生能和我交往吗?

soraru捂着胸口,那里像是跑了3000m一样疯狂的跳动,那个被人类称之为心的地方,中了名为mafu的病毒,此后再难拔除,无药可医。

我也是,喜欢mafu,一见钟情。

医生……mafu的声音显而易见的透着欣喜。

虽然看不见表情,但soraru想,那张脸应该已经羞红了吧?就像之前那样的害羞,如同做错事的孩子。

咳咳咳,咳……mafu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

mafu!!!soraru慌了神。

我没事……医生,好像刚刚太兴奋,被口水呛到了。

给我小心一点啊,真是的。soraru轻拍着mafu的背,嘴角却勾了起来。


啊啊啊,果真像学长说的那样,跟高中生一样了。但是,这种一见倾心的勇气,也只有高中生才有吧?

END


可能之后还会有番外之类的东西,尽请期待


Friday -two fools

今天是周五。

手机里的备忘录提醒mafu参加朋友们的聚会。

mafu从诊疗室里出来,向地铁站走了几步,最后停下来还是打了车。

坐在车里,mafu看着窗外的景物,虽然到了晚高峰,出租车走走停停,但mafu却觉得比坐地铁更加舒适。

这样做虽然感觉有些对不起医生,但mafu也不希望自己苍白着脸去参加朋友们的聚会,让自己为数不多的朋友们担心。

mafu是一个阿斯伯格综合症患者,不是太典型,但有些严重。

他不太能适应地铁里的氛围,每当坐地铁的时候都会觉得胸闷或者胃痛。那个帅气的心理医生说这是不适当的单方面的社会交往,缺少建立友谊的能力从而导致社会隔离的表现。

mafu不太理解为什么医生能说那么长且别扭话而没有咬到舌头,不过有这样语言天赋又长得很帅气的人应该是可以信任的吧?

mafu摸了摸口袋里的卡片,这是心理医生在刚刚结束的诊疗中送给他的交通卡,据说是为了督促他接受行为纠正的治疗。不过不知道为什么,mafu的心情变得很好,有种暖暖的感觉。

mafu到达约定的地点后才发现这是家烤肉店,朋友们已经齐聚在那里,甚至毫无义气的开始烤肉了。

mafu,mafu,过来这里坐。天月热情的招呼mafu坐到自己身边。

好。mafu坐在天月的身边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

mafu坐定,才发现自己的对面没有人但却放着一副碗筷。

那是……mafu问天月

啊,是要介绍给mafu的人

欸?mafu有些惊讶,因为之前并没有听说有自己不认识的人会来。

虽然已经在进行积极的心理治疗,但和陌生的人一起吃饭还是让mafu有些不自在。

哈哈,是相亲啦~为mafu准备的相亲哦。

欸?mafu一直觉得自己是homo的事朋友们能够接受就已经让他自己非常感激了,但是……介绍对象这种事是不是太……太过开放了?而且,被介绍的人会不会和大多数人一样觉得自己是行为诡异的中二病?

想象着别人嫌弃的目光,mafu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理由离开……

mafu,你需要通过参与各种积极的团体活动来促进你与社会的联系。mafu又想起今天心理医生说的话。

mafu不是一个会乖乖遵循医嘱的人,毕竟之前因为身体不好去看医生第二天就把医生说的不能做的事通通做了一遍。

但,为什么在进行心理治疗之后总是不自觉的因违背那个帅气的医生说的话而产生罪恶感?

不许走哦,你的相亲对象绝对符合你的要求。天月在疯狂吃肉的间隙提醒mafu。

抱歉,我来晚了。

mafu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衣摆。

啊,s$≈×<≥君你耐啦。天月含糊不清的说。

是啊,要走的时候来一个病人……

似乎感受到陌生人的目光,mafu的手开始紧紧绞着衣摆,脑子里嗡嗡作响,听不到任何声音。

没关系,没关系,我可以的,和其他人正常的交流。mafu按照医生说的,偷偷鼓励自己。

医生说mafu缺乏的是对自我的肯定。交流障碍不是孤独的前提,而是孤独的结果。所以,mafu君需要的是学会融入这个世界。

但是,和陌生人交流真的好困难。mafu几乎要泄气,他连一句你好都说不出来,帅气的医生会失望的吧?对这样的自己。

mafu君,我们又见面了。一个人站在mafu的面前,把mafu的手从衣摆处轻轻扯开。

mafu吓了一跳,抽回了手,抬头看向来人。

那张脸,mafu见过两次,第二次就在刚才一一那个心理医生。

医…医生…

什么嘛,你们认识啊。天月起哄。那么,相亲失败咯。

名叫soraru的医生说,有一种理论叫做六人世界。所谓的六人理论,即你与这世上无论哪一个人,都能通过六个人的牵导,认识对方,所以我和mafu认识很正常。

天月笑着扭过头去了。

一顿晚饭mafu吃的食不知味,连最喜欢的烤肉都尝不出什么味道。mafu拒绝和朋友一起去喝酒的邀约,一个人走在路上。

果然……和作为病人的自己在一起,感觉很糟糕吧?桌上很热闹的气氛,到了自己这里却冷场了。果然,这种心理的病是治不好的吧?想要要到医生的私人号码这种事,果然还是不可能实现的呢。

啊,mafu君,请等一下。

医生soraru从mafu的后面跑过来,拍了一下mafu的肩。一起回家吧。

欸?

今天诊疗的时候不是和你说过要尝试着坐地铁吗?回去的时候试试吧?坐地铁的话我们顺路。

嗯。mafu低着头继续走,耳朵却整个都红了。

看着走进地铁的mafu,soraru拿出手机,笑着回了一条半小时前躺在收件箱里的邮件:我家mafu不输给你心里的他吧?

是啊,简直就是一个人。

想起第一天见到那个青年的时侯,他甚至以为这个怯懦的孩子是一个身着男装的妩媚动人的女孩。

那个迟钝的家伙,什么时候会发现交通卡卡套里的私人号码?真让人着急啊。

TBC

2015年的第一篇文,写了最向往的设定,病人和心理医生,但似乎为了强调mafu的身份,让整个故事的感情很隐晦。嘛,下章上肉。

suzusora的100条

mafumafu的精溅湿身_猫型裙带菜:

一直想弄个suzusora的100条出来,大家感受一下小狐狸突破天际的男友力!


1.两人的相识是因为ron


2.suzumu跟ron好像是同学,经ron桑介绍的认识的soraru【ron桑红娘!


3.suzumu对每个人都很好,但对soraru的宠溺真是


4.当初soraru因为看到歌词和翔子的合照快疯了,说下次见面要先揍几下歌词才行【小朋友打架可是不好的


5.然后suzumu在关键的时候挺身而出↓


@suzumun 【@soraruru 你要是想合影的話我就在你旁邊陪你去拍照喔? 有沒有稍微開心一點呢(๑•̀ㅂ•́)و✧】 @soraruru 【@suzumun 喔、喔哦・・・・嗯・・・・】


6.大王撒娇起来好可爱,狐狸宠坏他了


@soraruru:【我回來了ーーーーー】@suzumun:【歡迎回來ーーー!】@soraruru:【我回來了 呀ー我滿身瘡痍了啊】@suzumun:【辛苦了辛苦了!因為我家附近有一間超大的超級澡堂,這星期若是有空要不要一邊閒話家常順便去一下ー??】@soraruru:【喔ー真好呢ー去吧】


7.忘记说了soraru176 suzumu174【所以是咳咳


8.然后狐狸比soraru小四岁,不过虽然小四岁可是吃的soraru死死的


9.Suzumu在一本杂志(貌似采访)里说说在他心里只有soraru


10.也是那本杂志说了他是最了解soraru怎么唱歌的作曲家


11.在2014/4/19的srg,两个人喝了同一杯水


12.然后soraru唱了世界寿命


13.他们俩互相挽着手臂然后跳成了一个圈❤


14.4.19是狐狸的生日


15.以前soraru在狐狸生日的时候给他唱生日歌~


16.soraru被问到知不知道suzumu真实的名字


17.然后说当然知道啊


18.他们在生活中都是叫对方真实名字的


19.狐狸也在生放中说怕一不小心叫出soraru的本名【你倒是叫啊


20.soraru一次彩排结束去吃butadon


21.结果发现没带钱包。


就找了手机发现了自己和狐狸通话的历史纪录把狐狸叫来了


22.还感谢他说谢谢狐狸借钱给他


23.狐狸: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养你都可以


24.然后看soraru一分钱都没有


25.塞了一万日元给他


26.在米太郎那个dvd里,狐狸特别害羞


27.因为soraru在❤


28.suzumu绝望性radio里带的那块表是soraru送的


29.定情信物【x ↓


30.狐狸其实秀过很多次的【x


31.比如 suzumu:手表是从soraru那里得到的礼物!!!!!


32.↓



33.感受到了恩爱,我知道你总!戴!在!手!上!


34.表上刻了szm


35.问:如果在一个无人岛生活可以找一个喜欢的人会选谁


36.soraru选了suzumu,原因是擅长料理【居家好男人suzumu


37.不过真的是因为简单的擅长料理吗soraru先生,即便是就有两个人的世界,只要你喜欢,他什么都会做的


38.忘了说,去年soraru生日的时候suzumu给了他Gucci的皮夹


39.两个人发的专辑名叫sorarhythm


40.名字是由两个人名字的谐音来的,空之节律


41.其实空铃也很好听


42.专辑里的每首曲子都好听的要死


43.在sorarhythm2里我们有了党歌!!!


44.就是ソラリズム【我的铃声到现在都是这个❤


45.ソラリズム的歌词全部是真实的,所以soraru觉得很害羞


46.suzumu在这张碟子里充分的展示了自己的音乐天赋,什么都会啊


47.每一首instrumental都特别好听


48.soraru说最喜欢专辑里的suzumu做的うたかた、夏の終わりに隠した


49.明明是你唱的好听,高音我都快听哭了


50.到50了,先说我爱suzusora,请结婚!!!


50.suzumu最喜欢soraru做的赤鬼と神様


51.说很童心纯粹的感觉,自己的话就写不出这样的曲子


52.明明是互相喜欢对方曲子的两个小笨蛋


53.顺手买一下安利,我觉得最好听的是summer arrange的世界寿命


54.suzumu的吉他声和soraru夏日感的声音听的我心跳都停止了,这绝对是最棒的一版世界寿命!


55.总而言之这张专辑是听过最舒服的一张专辑


56.suzumu是做室内设计的


57.然后超级忙;;,社长都不给他假,所以在大家去玩的时候他就只能看着


58.@soraruru:【一起去sawayaka吧 RT @suzumun 真討厭啊ー!!!!!!!!!!!!! そらるさん出演的在故鄉舉辦的ETA上スズム怎麼可能會不在呢!!!!!!!!!!!!!!!!!】※sawayaka:靜岡的漢堡店。


59.再补充一下4.19的SrG


先开始szm拿了一瓶水给srr,srr喝完之后szm说还给我呀!然后自己拿着转过头喝了一口


60.srr:你们听我说话啊! 后来最后讲话的时候,轮到srr,他想走到前面,szm就故意左移右移挡他


61.说说话的时候szm还在戳他腰


62.台风来了那次


suzumu:脑袋统统帮我干掉台风


soraru:你对这三天瘦了2kg的我说这个干啥


63.suzumu:因為你是胖子ー所以這樣剛剛好啦!! 快去使用そらるpunch


soraru:我已經完全很苗條了而且頭痛從前天開始就很嚴重 我才不知道台風什麼的呢所以算了啦←看小公主撒娇了


64.suzumu:因為我頭有點痛所以希望你可以煮粥給我吃。 我也會煮給你吃的【【你看着男友力


soraru:只是想著食物我就會覺得很噁心所以可能不行啊?


65.suzumu:快點咕嚕咕嚕地滾回床上休息!←suzumu哄soraru就像孩子一样


soraru:我戴著口罩貼著退熱貼一邊流著汗一邊裹著棉被喔…


66.suzumu:總覺得就像是個感冒的人一樣wwwwww


soraru:我懂啊…真不可思議呀…


suzumu:好啦別說了你快去睡啦!


呜呜呜这个人真是


67.某次soraru喝多了,然后......


@suzumun:【@soraruru 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去啊叫我過】←你想对喝多的人做什么


68.不过狐狸先生喝多了更可爱!!!!


69.比如:


@soraruru:【 (°_°)】@suzumun:【意外地喜歡喔】


70.@soraruru:【人家也】


@suzumun:【臭婊子!!!偶爾也理睬我吧!!!】←敢这么说话的的也只有suzumu了 


71.@soraruru:【最近每天都在說話不是嗎】奇迹发生了!!!!女王没生气!!!!!


@suzumun:【再多理睬我!!】


@soraruru:【(=´∀`)人(´∀`=)】【可爱!!!!


@suzumun:【因為醉了明天各方面都會道歉的】


72.咳咳,然后醉酒后的suzumu格外诚实////


73.1.在世界壽命的最後一天會做什麼?


suzumu:在推特發そろるさん很動搖的實況。←傻狐狸还错字


74.2.在世界要滅亡時最想和誰在一起?suzumu:そろるさん。


75.3.正在喝什麼?suzumu:そろるさん。


76.4.suzumu困到底最喜歡誰?suzumu:そろるさん。【就是这条我要哭了


77.5.下酒菜是什麼?suzumu:そろる。【好好好,你爱他我们都知道


78.soraru桑,当遇到一个男人,即便是喝醉了,想的也好、说的也好,全都是你的名字的话,你就嫁了吧


79.发张suzumu拍的soraru


@suzumun: ハリーポッターとそらるの頭!!!!【哈利波特和そらる的頭!!!!】↓



80. @suzumun 護腕送來了!因為皮膚很白所以白色的是そらるさん、因為很腹黑所以黑色的是スズムちゃん喔! ←臭狐狸表面上纯洁无公害的样子,事实上把大王吃的死死的



81.让我先发个疯,狐狸的剪刀手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82.suzumu每年住饭店都跟soraru一起起起起起起起,c84的时候还对soraru桑的睡颜进行了观察❤


83.大王笨蛋,让狐狸给看全了


84.@suzumun: そらるさん起こしてくれなかったから寝顔晒す【因為そらるさん沒叫醒我所以我要晒他的睡臉】←你偷拍的还不够多的嘛 ,某人看到又会脸红了


85.想恋人一样的对话,都老夫老妻了www


soraru【明天ETA要早點回來啊!(soraru桑要在飯店等suzumu困)】suzumu【那你要等我回來吃晚飯啊!】soraru【欸我可能會先吃哦】suzumu【欸!?】soraru【ETA到幾點結束?不是8-9點嗎?】


86.大王被suzumu和mafu都公主抱过


87.↑可是这两个人都比你轻诶,而且有个还比你矮


88.@soraruru:【要不要在生放送上募集呢】@suzumun:【@soraruru 我睡不著】@soraruru:【@suzumun 去幹活吧】@suzumun:【@soraruru 我喝酒了】@soraruru:【@suzumun 那去看個電影吧】←大王也很宠suzumu!


89.粗口妹说soraru是suzumu的监护人,我觉得饲养员这个说法更合适ww


90.告诉你们suzumu这个人特别浪漫!


91.两个人一起去了海洋馆


92.soraru说灯饰漂亮,一个人去拍灯饰


93.然后某只狐狸也拿出手机,开始拍!大!王!


94.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95.↓你们感受一下!!!!!!




96.真喜欢两个人的相处方式


@suzumun: 【這個!感覺到心被重擊著似的不安感偶爾會有對吧!!】@soraruru:【@suzumun 你還好嗎?】@suzumun: 【@soraruru 因為只是有點受創著而已 最近一起去喝酒吧—!喝酒!!】 @soraruru: 【@suzumun 好 在那之前給我克服過去啊】@suzumun: 【@soraruru 嗯!總之要過了24日才行啊!!】


97.我有预感我写超了.....


98.记得suzumu说soraru和mafu关系真好啊,不过我不会认输的【之类的话,我好像看到了未来x


99.一次soraru给mafu信,某只狐狸看到后↓


@suzumun:【そらるさん我也想要】←开始撒娇


@soraruru: 【@suzumun 那我就裡面什麼都不放的寄過去喔】←开始傲娇


100.@suzumun:【@soraruru 如果你至少把回信的郵票放進去的話那我就會把iTunes card什麼的放進去寄給你的說】


@soraruru:【@suzumun 你是天使嗎】


结果!!!!


@suzumun:【@soraruru 你很忙嗎?能夠收我的信嗎?我能現在就去便利商店買iTunes card給你寄過去嗎?】


呜呜呜,狐狸天使


101.放一句ソラリズム的歌词:


今天也唱着,无人知晓的歌


唯有两个人的世界,如果有一人前来倾听,


那么...


102.然后两张专辑的封面






103.小狐狸也有毒占欲哦


104.喝醉念的是你的名字,写歌的主角是你:看着你的身影傻笑,偶尔赖着你撒娇:你生病时给你煮粥,你拍照时他在你身边:一起约会,你拍灯饰,他拍你:偶尔毒占欲宣誓主权,虽然很忙但是不曾忘记的是你。


105.今天的suzusora也是恩恩爱爱,suzumu先生请守护好世界和平与soraru先生的微笑,今天的我也最爱你们了!!!